• 8642阅读
  • 18回复

雁归来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38208
积分
390024
贡献值
7936
都币
0
在线时长: 9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3-05-07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 本帖被 鄱阳湖 执行置顶操作(2021-11-25) —
    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到过出生地了。
    梦里老家并不遥远,只是被匆忙割裂了,似乎隔山隔水。谁又不是呢?为了生存,逃离,迁徙,候鸟般地飞来飞去,思乡不回乡。

    逢年过节,我都会回到乡下家里,但那里却不是我的出生地,总给我一种陌生感。98年一场特大洪水在赣北大地演绎了一番沧海桑田,湖边人择水而居的传承改写,藏风纳水的安居考究产生了新的风格偏好。新村如同许许多多的滨湖村庄,踏上了岭脊,像乘龙腾挪的天兵勇士。一条青龙从元辰山呼啸而出,在离了新妙湖两公里的地方潜隐,拱出脊背来,给了新村逃离水患的新坐标。从此,我的故土像刚破土而出的幼苗,分出两片叶子。
    这个秋日,终于踩进了胞衣落下的地方。两公里的田间小道改了不少路径,偶尔蹿出的斑鸡与鹭鸟扑扑地飞向前路,飞进我居住了十几年的老村里。或许它们的大本营就在那里,又或者是怕我迷失了,为我引路。我为我的猜测与鸟的善意暗自一笑。这个地方,我曾经闭着眼睛都能捏得住方向,摸得进村。沟沟坎坎每日每日地数了小学五年,每周每周地跨过了中学六年,闭着眼睛都能辨得出妈妈在河边的捣衣声,都能感知到谁家煮了荤腥。人未到,那一砖一瓦,一缕缕炊烟,一壁土墙里飞出麻雀,一棵桑树上掉落一地熟透的桑葚……一帧帧在脑海闪现。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就像一枚叶子熟读秋风,一只猫咪蹭进主人怀抱。

    我在旧怀抱里漫无目的找寻,丝丝缕缕被高高低低的灌木和偶尔高耸而出的树木覆盖,藤蔓深处,残垣依稀。我家老宅有半角屋树依然隐隐绰绰地昂立着、支撑着、张望着,一身藤蔓像披了蓑衣的父亲在风雨里接我放学回家。这是80年代,父亲一担谷子一根树,从山里人家手中兑来的,足足花了六个年头积蓄而成。父亲原本计划把房子建在村子中央,因与堂叔有宅基地之争,父亲干脆在村口重新选了一块地。大致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便因这幢房子的构建,从父亲口中熟知了六尺巷的故事。百来人的村庄,骨头粘着筋,都在五服之内,争什么。父亲也因不争而成了家族主事人。奠基动工时,摆了全村人的酒,父亲脸上有立百世之基的豪迈与荣光,那兴奋劲不亚于我考入大学时的样子。我家从那时起,真正迈入了一个新时代——再不怕“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了。
    父亲高兴的样子与调和的姿态洇成了阳光的一部分,弥漫在我成长的天空里,一直没有散去,影响了一直以来的人生态度。这谦卑而又挺立的屋树,定然有父亲的意念与灵魂相伴。

    一棵层楼高的桑树蓬蓬地长在右边,长在了我读书写字睡觉的房间里。已经过了吃桑葚的季节,微微发黄的桑叶正催熟着秋天。我淡出鸟来的味蕾却被它身上的气息,一股荒远而来的气息牵引着,挤压着,挤出况味。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曾经盛长着一颗谷箩粗的桑树。尽管它是属于嫦娥大娘家的私产,却像一根粗实的绳子把一村孩子的口福与欢笑牢牢地绑在了一起。为了更好满足一只只垂涎欲滴的小馋猫,大娘甚至放弃了饲养蚕宝宝的副业。
    初夏时节,桑葚由青变红转紫,树荫里便是孩提乐园。起初,嫦娥大娘把晾晒篮放在树下,拿竹篙敲打三五下,晾晒篮里便落下厚厚一层,大大小小十几个孩子围着晾晒篮吃得欢、吃得醉,吃得嘴红脸也红。桑葚吃多了,脸颊飞霞,飘飘然,像跌进了酒坛子,又像掉进了染缸。渐渐地,低处桑葚吃光了,桑树像染发多时的白头翁,上半截头发着了色,下半截又长出了白。嫦娥大娘有些鞭长莫及。小孩子手脚麻利,会爬树,嫦娥大娘却不放心,唯恐踩断了细枝,常常在树下铺一大叠禾草。桑葚落在禾草上,砸出斑斑点点,那酽酽的猩红犹如洒在岁月荒寒里的欢笑,美美的。桑葚熟果期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禾草带了彩,我们身上带了彩,心情带了彩,妈妈们河边捣衣长一声短一声也是带了彩的。
    长大后,知道桑葚原来是开胃健脾补脑降血脂的好东西,一直念念不忘。前些年,托乡下细哥寻些来吃。或许那时老屋上的这株桑树还没有长成,又或是细哥没有花心思细找,到邻乡种植基地购了一提篮来,却吃不出原来的味道。此时,我突然臆想,屋基上的这棵新生代,是当初从衣兜里掉落出的种子知道我会来临,今时今日照映我的童心与思念,勾引我常常顾盼这片生我养我的地方。

    曾经的那颗大桑树早在98年洪灾中窒息。堂兄用它做了一套发出深红光泽的家具,放到了岭脊上的第二故乡。我知道我的探寻已是徒劳,却忍不住向那个地方张望。及目处依然是密集的高高矮矮的杂乱的树与藤,显示出宁静中的慈祥。20多年后,身临此地,我终于意识到我的乡愁或许就是那棵树。眸子里不知不觉蓄满秋风,泪小管却被栓塞了。许许多多的往事散落在秋的深处,模糊在湿润的视线里。
    一阵风从湖面吹来,风里裹夹了一丝兵气。午后的新妙湖好似羊措湖青海湖,在微微寒意中没有半丝水雾,清朗着,似练似碧,真想一头扎进去。可惜来晚了季节。我们都是湖的孩子,一湖清水曾消融了多少暑热与疲倦,上演了多少水族故事,演绎了多少快乐悲喜。那时没有防溺水一说,湖边长大,个个都是游泳健将。但意外总是难免,不知道叔堂兄春水被湖神带走后过得好不好。
    忽然几声雁鸣从头顶传来。鸿雁传信跨过了隔世,春水兄留恋声声。
    50平方公里的新妙湖是鄱阳湖长在彭蠡之左的马尾辫子。人民公社为她扎上了一只发卡,一条硬扎扎的大坝把新妙湖变成了内陆湖。
    大雁成群,有些意外。我的目光被人字雁阵牵引,视野倏忽又开阔清晰起来。

    小时候,新妙湖里也曾有过大雁栖息。父亲曾施救过一只受伤落单的大雁,细心照料饲养了半月有余。放飞时,父亲特意做了一只铜环戴在大雁脚上,期待可以再相逢,或者惊鸿一瞥也好。母亲说,第二年她真的看到一双大雁飞临,有一只脚上闪着光华,向她发出好一阵嘎嘎的鸣叫。
    元好问在《摸鱼儿·雁丘词》中写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大雁是专情的标杆,这只大雁定是比翼红颜重来。感恩的基因同样强大,是深情的孪生姊妹。
    冯梦龙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但新妙湖边人以鸟为珍,视鸟若灵,捕猎理念不同,有所为有所不为,宁愿偷鱼,也不猎鸟。人与鸟始终是友好的。
    随着土地承包到户,新妙湖也承包给了异乡人搞养殖。湖边人一时适应不了,与养殖人躲猫猫,搞游击战,总要偷捕一些杂鱼,招徕亲家,招徕工匠之类重要来客,或换点零碎钱。秋水入港后,鱼儿稠密,大雁来了,白鹤来了,甚至白鹳与小天鹅也偶尔光顾,新妙湖的秋冬鹅嘶雁叫鹤唳!养殖人既要防人,又要防鸟,偶尔冲突以来,制造不大不小的群体性事件。在这场持久战中,最终养殖人成了丛林法则中的王者。据说,他们引进了一种驱鱼药,洒在上游,鱼儿吐纳了就会拼命逃离,往下游深水潜去。再算准时间,在老港里档上细密的纱网,上游竭泽而渔般的干净,只留下寡水,见不到半片鱼鳞。养殖人顺着水流不断投药,不断移档,不出几天功夫,鱼儿全都落入大坝脚下的深水网栏之内。候鸟在这里再也混不到口粮,又怕了那异味,更怕中毒,渐过渐少,再过两年,一只也不来了。新妙湖突然沉寂下来,呆板起来。湖边人常常为之鸣不平,为自己的饮水问题与鲜美味觉,也为舞动的巨翼与翩然的风采。嫦娥大娘有时在敲落桑葚时,会无意识地喊出“打死你个该死的养殖人”,惹起一阵脆生生的共鸣。
    如今,生态保护已经作为永续发展的千秋大计,新妙湖更是作为县城的备用水源严格保护起来了,我的父老乡亲却用不着到这里汲水。事物的发展总在预料之外。我阔别而来,物是人非的伤感得到了清泉般的荡涤。
    雁阵用飞翔擦拭着天空,天空豁然灵动起来。我远远地望见它们朝着湖畔飞落,原本静谧的湖心洲与岸线瞬息腾起成百上千候鸟,像在迎接迟来的友人。

    忽然觉得,我何尝不是父亲放飞的雁,受了生活的驱使和心中的向往,曾经在父母盼高飞盼重逢的目光中飞走。这片山水一直如父亲般地守望。雁阵回归是因了这一湖的新境象,清凌凌的水,退田还湖的滩,残垣高举的藤蔓构筑的大湖宁静边际,以及夹杂了草木味的清新水分子和跃出水面的鱼。我的回归似乎是在找童年、找往事、找温暖。看见大雁,我又觉得不是,我们都在找寻共同的根。
    不知道父亲救治过的雁还在不在?来了没有?站在轮回的原点,看大雁起起落落,飞来飞去,好不自在。我的寻根之旅有它们同行,如此盛大丰满。(平安法治都昌 万小璜


作者:万小璜,九江市作家协会会员
都昌县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
稿件原载于2021年11月19日九江日报


2条评分积分+51
快乐生活罗 积分 +41 加分专用:支持在线分享精神。 11-24
涛心依旧 积分 +10 加分专用:支持在线分享精神。 11-24
冰点还原精灵官方网站
 

发帖
291
积分
294
贡献值
6
都币
0
在线时长: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1-09-24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1-24
具有真实写照。

来自:都昌在线Android客户端


发帖
2527
积分
151764
贡献值
22
都币
0
在线时长: 886小时
注册时间: 2013-07-31
我的老家
西源乡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11-24
文笔细腻流畅,感情真挚朴实,拜读佳作!

发帖
323
积分
296
贡献值
133
都币
0
在线时长: 136小时
注册时间: 2012-03-30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11-24
        

发帖
15
积分
267
贡献值
6
都币
0
在线时长: 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3-05-23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地下室  发表于: 11-24
寫的很棒,我是汪墩的

发帖
6164
积分
18020
贡献值
80
都币
0
在线时长: 203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01-31
我的老家
周溪镇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11-24
还是野生的桑葚,更加美味可口;就像养殖场的猪没有农户家里剩饭、薯、糠等喂养的猪的肉香。

发帖
2489
积分
88576
贡献值
116
都币
0
在线时长: 10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04-27
我的老家
周溪镇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11-24
写得好,我是周溪的。

发帖
776
积分
99
贡献值
33
都币
0
在线时长: 3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04-30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11-24
写的很有感情

发帖
13779
积分
7181
贡献值
84
都币
0
在线时长: 1481小时
注册时间: 2005-09-24
我的老家
北山乡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11-24
文笔了得!
作者是政法委的万书记?

发帖
788
积分
3935
贡献值
23
都币
0
在线时长: 8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3-02-27
我的老家
多宝乡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11-24
这才是作家的“范”!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