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7阅读
  • 3回复

[小说]【短篇小说】望郡旧事(5至7节,全文完结)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175
积分
154922
贡献值
283
都币
2
在线时长: 401小时
注册时间: 2006-12-15
我的老家
芗溪乡
    五
    主xi台右边的发言席上,原望郡市作协zhu席单友新正在做《望郡市作协第十七次理事会的工作报告》,他的身形单薄、个子瘦小,一脸和善的面容让人看上去倒有几分欢喜。此刻,手中冗长的工作报告似乎已经让他感到唇干舌燥,头晕乏力了,稍显嘶哑的声音应该让不少的人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舒易峰跟阚东两个人,虽然时不时地抬起头来朝zhu席台上瞄过去一眼,但大多数的时间是两个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地讨论自己的事情。
    阚东兄,看来你完全没有融入到望郡市文艺界的圈子里来呢,不然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多近些年发生在望郡市文学艺术界的奇谈怪事,你都不知道呢,好吧,我今天就干脆来跟你唠叨一下那些个事儿。反正,这天这会议的内容就是不听也能知道个大概来,你说是不?关于閖澜大咖在外面的故事你又知道多少呢?不知道吧?舒易峰用略带挑逗的语气问阚东说,老兄有兴趣听不?
    阚东说,是呢。会上的这些个事不听也罢,兄弟你就给我讲讲吧,也好让我开开眼界,长一长见识,要不然的话,我还真成了坐井观天的青蛙,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呢,不瞒兄弟说,我这人懒得连当地的事都不过问,这还哪里去知道外面的事请,这就有劳兄弟你了吧。说吧,我给你做最忠实的听众。说毕,阚东真的就将身子往左边的舒易峰靠了靠,离他得更加近了些,低下头来静静地听舒易峰来讲故事给他听。
    你知道吧?老兄。你们鹿度的閖澜不仅创作功夫了得,而且身外的功夫更加了得,照圈内人的说法来论,算得上是手眼都能够通天了。他真得是太厉害了,走起上层路线来是驾轻就熟,得心应手,可以说得上,这天底下就没有他到达不了的地方,我经常听人说到他,真可算得上是个路路通的人才呢。
    你不知道喔,他这几年下来,在外面搞了几次大型的个人文艺研创活动,还不惜花费了很大的力气,特地从京都的长安街上请来了一些国协神坛上的文化名宿与名家大腕来给其站台助阵,搞得望郡市里那班当街主事的人脸上好生没有面子,因而,他这两年也就无意之中给惹上了众怒,望郡市里有很多人对他是颇有微词的。你看,他在这前前后后的两三年之内,不仅让自己轻易就将身在中华国协这个令世人瞩目的光环之中,而且还不费吹灰之力,就当上了望郡市的作协副zhu席,他这人本事大着了吧?
    舒易峰说完,不经意地瞄了一眼阚东,转过头扫了前面的主xi台一眼,拿起桌上的水杯呷了一口水又接着说道,我告诉你,他弄那些个事,望郡市里的那班子人,开头对他倒是还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大家伙认为他在追名求利中的过程中太过着急了些而已,也还有些人也只不过是眼红他而已。倒是,后来又听到有人说他之前搞的那么多小动作,竟然完全没有跟望郡市里的那些个头头脑脑们知会一下,打声招呼什么的,搞得那些头头脑脑们在省、市两级都很是被动,每当上面的领导来过问起这件事时,他们硬是一问三不知,在领导面前出尽了丑态。试问,这人家还能够欢喜的起来了?你说,老兄。这人家心里头不就不痛快了吗?既然人家头头们的心里都不痛快了,那人家总要找个机会把那些不痛快给发泄出来,要不然会伤到身子的。因此,我保守估计,今天的这个事,保不准跟之前閖澜弄得那些个事扯上了关系呢?有这可能没?阚东兄。
    这我还真不晓得呢。我平时是很少来望郡的,即使就是来了,我几乎这两年也没去过望郡市作协。我生性就是喜欢独来独往,一个人单打独斗的脾气,更不想无缘无故地受制于人,文学创作本来就是一个独立性极强的,体现和表达创作者个性的工作,所以更不愿意像某些无良的作家那样,放着好好的人不做,偏偏喜欢跑去跪舔别人的脚趾头,跟着人家去学做狗,我才不干呢。再加上之前发生在望郡以及鹿度的一些让人莫名奇妙,摸不着头脑的怪事,也足以让我对这个怪事年年有,如今特别多的什么文艺圈失去了原本应该持有的兴趣,我已经对这个协会什么的,不再抱有任何的幻想了,说实话,望郡市的文艺圈在我内心里,它的信誉度是已经被大大地打了一番折扣的,老兄。所以,我们还是耐着性子坐在这里等着往下看吧,静观事态的变化和发展…,也许还会有出人意料的结果产生出来也不一定呢。说罢,不由朝舒易峰嘿嘿、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舒易峰接过阚东的话回应他道,那好吧,我们就接着往下看吧。
    阚东和舒易峰两个人这才稍稍地安静了下来,俩人不约而同地一起注目在前面的zhu席台上。此刻的zhu席台上,单友新zhu席的工作报告早就已经做完了,他俩看见正在台上发言的是上一届的杜友松副zhu席。他正在就修改后的《望郡市作家协会章程》做具体的说明。当杜友松先生说道,今次的《章程》修改有一个突出的亮点,那就是从此以后,望郡市作协又重新开始接纳各县区专业性的文学团或研究组织加入到我们这个作协的群体中来,这是我们今天工作上的一大举措,实现的一步大的跨越,这将给我们今后的工作注入无限的生机和动力。当杜友松的话音一落,整个会议大厅里顿时爆发出了经久不息、如雷鸣般的掌声。
    哎,兄弟。你听到了吧?这回的《章程》修改,看来望郡市作协是真的用心良苦了,杜副zhu席刚才重点解读的那一条,倒像是专门为你量身定做的,值得肯定。看来,我们这次前来参会还是有些收获的,从某些方面来说,望郡市作协的工作作风似乎在向好的方面转变呢,如果真的能够这样子下去的话,那今后倒还是可以对他们有所期待的,你说是不?阚东意兴勃发地问舒易峰道。
    应该是吧。以前的望郡市作协原本就有团体会员的,只是不知道他们这十几年来是怎么弄得,七弄八弄,被一些心怀叵测、别有用心的人把团体会员给踢出局了,这是一种倒退。舒易峰接过阚东的话以后,又继续说道,我在想,他们现在既然把《章程》都从根本性上做了修改,就应该不是在玩表面的功夫了,而是真真正正地在纠偏了,看来他们这一次理事会上的那些人不仅有些责任心的,而且还蛮有包容心的,懂得利用百川归流的道理来壮大自己了。如果是他们再跟之前一样,要是再不行动起来的话,那么这偌大的一个望郡市的文艺圈,恐怕今后就会被兄弟市、区的同仁们,给甩过几条街去了……

    六
    阚东看了看手腕上的朗琴表,已经到了上午的十点半了。他转过身子去轻声地对舒易峰道,老兄,从时间上来看,会议的进程应该已经到了过半的时间吧?从议程的安排上来看,接下来就应该是选举本次会议的理事了吧?应该是吧,我刚刚也看了议程的安排。杜友松讲完了,接下来就应该是要宣布本次会议的推荐理事名单了,推荐了理事之后,就得在这些理事之中选出本次会议的理事、常务理事等人,最后就是选举产生出本次大会的头头脑脑们来了。看吧,我们俩刚才议论的那个事马上就要见分晓了,你听着吧,兄台。
    就在阚东跟舒易峰两人嘀嘀咕咕的时候,杜友松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回到前排他的座位上去了。
    一向被人们戏称为“安德鲁·贤达尔德”的市作协副zhu席兼秘书长的苘宜陵先生,已然又回到了他的主持席上,原本平时喜欢言笑的他,此刻真的已经变得非常严肃和严谨起来了,只见他清了清嗓子,用比平时高了八度的声音就着面前的麦克风,站直了身子大声地吩咐道,请会务组的工作人员,马上将本次会议的理事推荐表,逐一发放到各位代表的手上,然后,请各位代表填好选票,交给工作人员回收。有请监票员、唱票员、统票员进入zhu席台后面的会务组,准备统计票选的结果。选票全部收上来了之后,我就来宣读《望郡市作家协会第十八次理事会理事的选举办法》,然后大家表决通过。这时,突然有人慌急急地跑到了zhu席台上来,轻声地在他的耳边说,苘秘书长,这个发下去的推荐理事的名单是不是出错了呀?
    这时,也不知道谁的耳朵真好,居然听到了这句话,便不由得跟着大声说了出来,这份理事名单的确是出错了,这里面是不是漏掉了一个人的名字呢。大家听到这个话,便不由得嗡嗡地议论起来,掉了谁的名字?名单上是掉了谁的名字?在大家的质疑声中,就有人大声地说了出来,是漏掉了閖澜zhu席的名字,閖澜的名字。
    苘宜陵一听这话,惊讶地问道,这是怎么搞得哩?那名单不是由大会zhu席团审核几多遍了么?啷个还会出差错呢?尔后,只见他自顾自地对大家言道,各位代表们,我们这样吧,那名字掉了的,大家就用笔在那个理事推荐名单后面给他加上一个名字就是了,请不要影响到下面会议的进程了……
    他说完之后,顺手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润了润喉咙之后,便即大声地宣读起那个望郡市作协的选举办法来。不多时,他就宣读完毕了。就在他向人群中东张西望,似乎是在找什么人的时候,监票员拿着票选结果来到了他的身边,将票选结果递给了他。他当即接过票选结果后,便站起身来到了坐在主xi台中间的那个人身边,把票选结果递到了他的手上,然后,轻轻地跟他说了些什么之后,便赶紧回到了自己的主持席上,大声地说道,下面,我们有请望郡市委宣教口的***领导,请他来宣读本次大会当选理事的人员名单。大家鼓掌欢迎。一时间,台下顿时就掌声雷动,噼里啪啦的鼓掌声在耳鼓震荡了许久之后,才慢慢地停了下来,会场这才恢复了平静。
    市委宣教口的***领导连忙站了起来,接过工作人员递过去的话筒,一字一板地大声公布道:望郡市作协第十八次会员代表大会当选理事会理事的成员分别是:单友新、苘宜陵……洪桂年、閖澜……阿山、鹤舞、舒易峰……
    市委宣教口的领导很快就把票选结果宣读完了,整个会议大厅里又是一阵自发的、热烈的掌声呼啦啦、劈啪啪地响了起来。阚东一边鼓掌一边转过头去对舒易峰道,兄弟,恭喜你当选望郡市作协理事,以后你可得多为我们这些普通文艺作者多代言、建言哈。说完,还不忘朝舒易峰给吐了吐舌头,把舒易峰都给逗乐了,脸上不禁荡起了一层难得一见的红晕。
    这时,舒易峰磨转身子来凑到阚东身边低声对他道,老兄,望郡佬们的这一招杀出来,真像是金庸笔下的武功路子,完全是从对方意想不到的方位,出人意料地给使将出来的,倒真的是很有意思哈,在这么大的会议场合里,能够把一个人糊弄到如此的尴尬境地,就连人家还手的机会,都不给对方留下一星半点,这捉弄人的手段和本事可真称得上是够绝的,这样看来,你我要这真是不服还真不行呢。高,他们的确是高。
    阚东抿嘴对着舒易峰笑了笑道,舒兄,你看咋地,我之前的感觉应该是没错吧?这在兵法上就叫做杀人于无形,不战而屈人之兵之计。我是彻彻底底地服了他们那些人了。舒兄,你看,咱们今天召开的这个会议,应该算得上是望郡市作协在级别和规模上来说,都是最高级别的会议,会议上的那一套程序,那一份文件,哪怕是文件上的每一个文字,不是经过层层把关,深思熟虑,千查万验,冲过道道关卡才走到前台上来的,试想,怎么会留下这么大一个漏洞呢?我猜想这就是给閖澜一个下马威,让他尝尝看不起人,目中无人,一心走上层路线的个中滋味。大石头还要小石头垫脚呢,一门心思地搞上层建筑,没有打下很好的基础,就是做得再好的高楼大厦,恐怕到最后也是要坍塌下来的。我不知道舒兄你心里是怎么去看待这问题的,反正我就是这么想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人生能够遇到和体会这样的一件事情也好,他给我们提供了难得的前车之鉴,免得以后我们重蹈覆辙,犯相同的错误。你说是这道理不?
    舒易峰说,阚东兄,你先别这么急着刹车,今天的会议还没开完呢。等下应该回中途休会的,休会期间,全体当选理事要召开本次会议的第一届理事会,在会上选举产生理事会的常务理事和理事会zhu席、副zhu席等人,我们往下再接着看吧,我对之前的那个疑问到现在都还拿不准呢,你说这次会议真的就换人选了?阚东笑着对舒易峰说,你急什么?你不是已经当选这次的市作协理事了吗,等下的理事会你就要去参加的,在会上你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等散会后,你再把那里面的情况跟我详细地说说哈,咋样?
    好喔,你就在这里等着吧。等下我开完了会就回到这里来,告诉你会议上的一些真相,如何?舒易峰笑了笑对阚东言道。嗯。阚东说,那我就在这里等你回来,不见不散。

    七
    各位代表,现在会议中途休会半小时。请当选本次会议理事会理事的各位代表,到大厦十六楼的小会议室参加第一次全体理事会议。其余代表,请到会议大厅右边的“望郡市文学艺术陈列馆”参观“望郡市文学艺术十年成果展”,也可以自行在那里坐下来休息,喝茶、聊天,会会你们的老朋友们,平时大家度都很忙,今天正还借此机会叙叙旧,联络联络感情,增进彼此之间的友谊。大会主持人苘宜陵手拿无线麦克风,一边招呼当选的理事们去16楼的小会议室开会, 一边安置休会的代表们去旁边休息,忙的是不亦乐乎……
    舒易峰站了起来拍了拍阚东的肩膀说,老兄,你先在这儿坐下,我开会去了。完了我马上回来,你帮我看下这里的东西哈。阚东笑着回答他说道,你放心去吧,我给你看包裹,保准是万无一失的。记得用心开会,回来后别让我失望哦。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舒易峰边说,一边挥挥手出了会议大厅的门后,迅即便隐没在了光影之中,远去不见了。
    这时候,蒋华来到了阚东的身边说,阚东老弟,好久不见了。近期出版什么大作没有?阚东连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拉住蒋华的手说,蒋兄,你可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哟,难得碰到你。听说你去外地长住了?是呀。我是前几天才从那边赶过来的。兄弟。蒋华笑着对阚东道,以后有时间我们多联系哟。好叻。蒋兄。不忙的话,找个机会去我们鹿度走走,我们那里现在变化很大呢。
    就在阚东跟蒋华聊天的当口,舒易峰已经快步从会议大厅外面急匆匆地闯了进来,神情激动地叫着阚东的名字说,阚兄、阚兄……他定睛一看,蒋华正在跟阚东说话呢,马上跟讲话打招呼道,蒋兄好,好久不见哦,最近在那里发财去了?我来过望郡几次,也曾经去找过你,听人说你到外地去了,是真的吗?呵呵呵,舒老弟好。我是到外地去了,在我女儿那里帮她带孩子去啰。当保姆唦。你们的理事会就散了吗?那马上就要开会了,你们聊,我去那边的座位上了,等会见。说完,蒋华便话别了阚东跟舒易峰两个人。
    坐下来之后,舒易峰压低声音对阚东言道,兄台,我现在终于弄明白了那是怎么一回事呢,你想听不?你这家伙,跟我还卖什么关子呢?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要信息共享的么?
    嘿嘿嘿,我是跟你开玩笑呢。老兄。是这样子的,刚才我们不是上去开全体理事大会了么,原来这次的人事安排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动,不过在之前的基础上增选了几位副zhu,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次增选的几个人选,倒是光明磊落才德兼备,当之无愧的人选,大家应该是没得什么议论的。啊,那你赶紧告诉哦我呀。舒易峰仿佛跟卖关子似地故意吊阚东的胃口。
    舒易峰哈哈一笑,对阚东言道,这次当选望郡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会zhu席的还是原来的单友新,这次换届并没有变动。还有苘宜陵、叮当、陈捷、洪桂年、维仁、简蓟、闵贵、閖澜这几个人同时当选为常务理事会的副zhu席。这些人中,只有维仁、简蓟、闵贵是这次增选进去的。你记得不,在上次湖江省的召开的作代会上,维仁凭着这些年取得的巨大成绩,都当上了湖江省的作协副zhu席了,这望郡市作协如果再不给他一个位子坐坐,那是无论如何也都说不过去的一件事了。闵贵可是望郡市文艺界的老派人物,几十年来默默地服务基层,也早该安排了。简蓟近年来在大报大刊取得了那么多辉煌的成绩,这次给安排进去了也是合情合理的。这样看起来,还就是洪桂年与閖澜这两个靠身外功夫上位的人有点让人扎眼呢,你说是啵?你说,在这么重要的会议,竟然开出来那么一个天大的玩笑出来,这也是閖澜坐得住,太令人不可思议了哈……
    阚东认真地点点头对舒易峰道,兄弟的话真是没有错。总的来说,这次推荐出来的那些人,整体上来说还是蛮如人意的,管他呢,金无足赤,事情不可能真的有完美一说,那只不过是人们心中的美好愿望罢了,更何况在当今利益至上的时代,人们的思想已经变得太浮躁了,真正能够坐下来搞创作的人不多了。
    嗯呢。阚东兄。你知道这次湖江省作协的楚义方为什么来望郡市站台不?好像听人家说之前可没有过先例叻。他这次来望郡市参加我们的会议,主要的还是因了维仁跟閖澜的缘故,这才来的。你想啊,他们两个人,一个是他们那里的副zhu席,一个是他们那里的理事,在这个层级上来说,湖江省作协无论如何都是要来替他们俩挣足这个面子的,不然的话,恐怕也说不过去了。你觉得是这么个理不?阚东兄……
    就在他们两个人低着头在座位上挨在一起交头接耳,嘀嘀咕咕的时候,苘宜陵已经站在zhu席台上急赤白脸地叫嚷开了。他一只手里拿着麦克风递到嘴边,一只手在狂乱地挥舞着大声喊叫道,各位代表,请赶紧各归各位,我们接着开会了。大家听到他这么一叫嚷,很快地各自回到了座位上安静了下来。
    等大家都安静了下来之后,苘宜陵便宣布接下来的议程是,首先由全体代表集体表决《望郡市作家协会第十七次常务理事会工作报告》,其次,对修改后的《望郡市作家协会章程》进行投票表决。然后请新当选的望郡市作协第十八次会员代表大会常务理事会zhu席单友新先生发表获选感言。下面我们大家开始进行表决第一项《望郡市作家协会第十七次常务理事会工作报告》,全体代表有没有不同的意见,没有的话,请举手。“刷……刷刷……”声音响过之后,全体代表一致举手赞成通过了上述的报告。好了,我们在开始进行第二项,对修改后的《望郡市作家协会章程》进行表决,有不同的意见没,请大家举手表决。紧接着又是一阵“刷……刷刷……”声音响起来之后,大家一直举手赞成通过。
下面有请望郡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的党组负责人***宣读“望郡市第十七次会员代表大会常务理事会zhu席、副zhu席获选名单”。说完,便客气地走到***身后,做了个请的手势。郡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的党组负责人***便接过苘宜陵递给他的名单,就着身前的话筒大声宣读起来:当选望郡市第十七次会员代表大会常务理事会zhu席的是,单友新先生,当选望郡市第十七次会员代表大会常务理事会副zhu席的分别是,苘宜陵先生、叮当先生、陈捷先生、洪桂年先生、维仁先生、简蓟先生、闵贵先生、閖澜先生。在此,我特别祝贺他们!台下瞬间便响起了一片劈劈啪啪地掌声。
    待掌声过去之后,苘宜陵用洪亮的声音大声说道,下面,有请新当选的望郡市作协第十八次会员代表大会常务理事会zhu席单友新先生发表获选感言。这时,只见身材单薄,的再次当选理事会zhu席的单友新满面倦容,头发凌乱地再次来到了发言席前出面向会议大厅里的与会代表们深深地一躬,无限感慨地言道,感谢各位代表对我的信任,感谢组织的对我的肯定,在接下来的时日里,我一定竭尽所能,把工作做好,决不辜负组织及大家对我的信任,在这里我就不多说些什么……在今后的工作中,请大家拭目以待吧……
    这时候,就听舒易峰轻声对阚东道,兄台,我这就先行离开一步了,到年底了,家里很忙,我老婆还在外面的车子上等我呢,我们以后再聚吧。阚东望着舒易峰不解地问道,你不等散会就走了?中午你不跟大我们家在一起共餐了?我不了,我真的有事。就先走了。拜拜。说完,他拿起桌上的文件袋,轻手轻脚地离开了会议大厅,一下子便没了踪影……
    舒易峰走了,阚东便不由正了正自己的身子,一言不发地坐在位子上静静地听单友新的发言,他眼瞧着单友新那既瘦小而又单薄的身材,以及他那付瘦削的双肩,仿佛看见了远处正在缓缓移动过来的巍巍大山就要压在了单友新那瘦削的双肩上,阚东真的在替他往后接下来的漫长日子担忧……
    下面是今天这次会议的最后一个议程。不知何时,苘宜陵又拿起了话筒在大声地叫着,有请新当选的常务理事会副zhu席简蓟先生致大会闭幕词……
     出了会议大厅之后,阚东提着文件袋径直地朝南区的停车场那边走过去,他一边走一边思考着,在望郡这座自古以来的九龙汇聚之地,这历史上的兵家必争之地,望郡市文学艺术界的龙争虎斗之地,将来,又会上演哪些令人心颤,让人拍案称奇的人文故事呢……
    他一想到这些,便不由得浑身冷汗直冒……

    (备注:故事本身,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透视社会,轻言浅笑。龙门谈资,怡情醒脑。预防痴呆,和谐老少。友情提醒,切勿对号。)





1条评分积分+100
鄱阳湖 积分 +100 加分专用:支持在线分享精神。 03-26
intermapper中文官方网站
 

发帖
39539
积分
7670152
贡献值
311
都币
0
在线时长: 20368小时
注册时间: 2006-07-02
我的老家
周溪镇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3-26
加分专用:支持在线分享精神。

发帖
1175
积分
154922
贡献值
283
都币
2
在线时长: 401小时
注册时间: 2006-12-15
我的老家
芗溪乡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3-26
回 鄱阳湖 的帖子
鄱阳湖:加分专用:支持在线分享精神。 (2020-03-26 11:34) 

谢谢加分鼓励!谢谢!

发帖
2643
积分
15396
贡献值
464
都币
0
在线时长: 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03-15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3-27
欣赏明然老师佳作!

来自:都昌在线Android客户端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