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09阅读
  • 4回复

圆娥嫂(摩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41
积分
1463
贡献值
31
都币
0
在线时长: 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07-20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圆娥嫂
摩罗
这几年我为村里人拍过不少照片,大多是在村子里瞎转悠,随机拍下的。我每次从北京启程回家之前,必有一件拖延了几个月的事需得赶紧处理,那就是到洗印店洗照片,好带回村里分给大家。
按照我对圆娥嫂的敬重,我应该首先给她拍照片。而且,这些年我无数次从她家门口经过,她经常拿把椅子坐在门槛边上。很多次我怀揣着相机,到村西头给别人拍照,路过她门口,少不了跟她打个招呼,有时还寒暄几句。我却没有一次端起相机,给她留个影。
有一次我专门拿上摄像机,到她家拍摄她的外孙,因为她的外孙胸腔发育不正常,我想录下来,到北京放给医生看看,咨询一下病情。这时我也没有给圆娥嫂摄下一个镜头。
为什么?
这个两颊塌陷、脸色蜡黄、头发憔悴、病病歪歪的圆娥嫂,跟以前的反差太大了。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圆娥嫂。我所喜欢的圆娥嫂,是那个圆润的、强健的、甚至有几分壮硕的能干女人
圆娥嫂是篾匠爷爷家里人。篾匠爷爷膝下无儿,将外孙接到家里来接续香火,他外孙绰号叫猴精,改姓成为孙子,成年之后从谢阳山村娶来圆娥嫂。圆娥嫂姓程,娘家离我们村三里路。
篾匠爷爷是我父亲的知心朋友,常到我家串门,我见到他一家人都觉得特别亲热。
圆娥嫂是那种心地善良、特别为他人着想的人,跟我母亲很相投。小时候坐在煤油灯下吃晚饭时,常听父亲母亲夸赞圆娥嫂的人品,所以,圆娥嫂在我心中的地位,非同一般。
圆娥嫂身体特别好,身板圆润结实,无论干农活干家务,都是一把好手。她为人实在,干活总是十分卖力,生产队里谁都愿意跟她搭伙干活。
砍柴的时候,她挑的柴就像两座小山。小山一闪一闪往村里移动,人的身子和脸都给柴捆挡住,你以为那是村里最强壮的男人。走近来才会发现,挑柴的是圆娥嫂。
割稻子的时候,打谷子的时候,挑牛粪的时候,干任何农活的时候,她 都像男人一样,虎虎生风。
我大约十来岁那年,一大早到田畈里捡稻穗,远远近近的稻田里到处是村里人在打谷子。那一天圆娥嫂竟然一个人在禾斛边干活。她抱一些稻把放在禾斛边,双手抓住一小把,高高地向右肩抡起,那沉甸甸的穗子快要蹭着她屁股的时候,她双手迅速地下压,越过胸前一直压到腰腹部,那一团稻穗从她肩头翻过去,重重地摔打在禾斛板上,发出放铳一样高亢响亮的“砰砰”声。她身体的壮健、动作的猛烈强劲、神情的坚毅,都给我留下了终生不忘的印象。
禾斛上打谷子的声音,穿透力特别强,隔垄隔畈听得见,有时候隔着山林还能听见。因为那声音是用一个人全部的肌肉、筋骨、血汗送出去的。
通常只有男人的肌肉、筋骨、血汗才有这样的分量,才能将那禾斛板打出那么雄壮威风的声音。圆娥嫂的力气不亚于男人,才敢于独自对付一个庞大的禾斛。
禾斛是四方形,至少可以容纳四个人同时打谷。我念中学时,暑假里曾跟村里的男劳力一起围着禾斛打谷子。分田到户之后,父亲带着我们兄弟一起用过禾斛。干这么累的活,最需要搭档,彼此助长干活的兴头。像圆娥嫂这样独自用禾斛,那只能越干越累。
可是那个早上我没见出圆娥嫂有一点累的样子。大家纷纷收工回家的时候,圆娥嫂也停下来。她将禾斛里的谷子装满两箩,独自挑回村里的晒谷场。扁担在她肩上一闪一闪,她那大步流星的身姿,活像一个男人。在我心中,她就是一座累不跨的铁塔。
干活麻利的人,通常身体精干、线条明快,可是圆娥嫂偏偏长得珠圆玉润,脸部和身材的线条都特别柔润丰腴,无论对谁都是笑洋洋的样子,两个酒窝闪烁着友好与善良。她说话嗓门大,中气足,声音穿透力很强,老远就能听见。可是她从不出口伤人,句句与人为善。在我的见识中,要寻找一个身躯壮硕、脸庞红润、力气出众的强壮的劳动妇女形象,首先想到的肯定是她。她不但强健,而且性格开朗、心态阳光。
在生产队干活的时候,我母亲经常跟圆娥嫂做搭档。她们关系亲密,都是干活卖力的诚实人,好打伙。我母亲比圆娥嫂年纪大,劳力也不强,圆娥嫂总是有意关照我母亲。
圆娥嫂子女多,她结扎的时候已有四个子女,结扎以后还生了两个孩子,人家都夸她福气好。可是养大这么多子女,得吃多少苦。猴精似乎不是一个强壮劳力,圆娥嫂家里家外就承担得特别多。对老人家的伺候和护理,也颇为尽忠尽孝。
那是刚分责任田不久,双抢的季节,我们父子兄弟都在田里打谷子。半下午的时候,茶水喝完了,父亲派我回家取茶。我用桔子粉泡了一壶果珍,这桔子粉是从县城买来的,在村里算是新鲜货。我拎着茶壶刚出门,走到塘坝上,圆娥嫂在身后喊住我,远远送过话来:听说你家买了桔子粉,让我尝尝。我于是等着她肩挑一担空谷箩走过来,倒了一杯果珍给她喝。她连连称赞。
村里人一般不会主动要吃别人的东西,像圆娥嫂这样谦让的人尤其不会。她主动向我要喝果珍,说明她把我们一家看得很亲,一点也不见外。
有一年父母来北京看我,说圆娥嫂病得不成样子,瘦得只剩下个人形。医生让她多吃白木耳,父母就从北京给她买了点白木耳。
后来我回家探亲,看见圆娥嫂坐在门槛里边的椅子上,面朝大路,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那一瞬我的感觉很别扭,因为跟我说话的圆娥嫂完全是另一个人。圆润的腮帮子瘪下去了,不见红润只见黝黑,头发憔悴而且蓬乱,说话有点气短。单从那头发,就能一眼看出这是个病人,这在我似乎是第一次。
我仔细询问她的病情,但是她无法说清,似乎医生也没提供一个说法。她说感觉呼吸很累,老是一口气上不来。若是吃了白木耳,喘气就好一些。
在我脑子里,这副憔悴病弱的形象,跟那个丰润、强健、阳光的形象老是打架。每次都是昔日的强健形象打赢。我非常自信地认为,她的病是暂时的,等她的病好了,她一定还会恢复那副珠圆玉润的模样。
我这种信心太强大了。当我再一次到村里探亲时,我看见圆娥嫂还是那么黝黑的瘦脸、蓬乱而憔悴的头发,我感到颇为惊讶。她的病情为什么没有好转?身体和形象为什么没有恢复原样?我没想过我的期待是不是有依据,只是觉得也许时机还不成熟。
此后我回村里许多次,每次见到圆娥嫂,都是那个瘦弱的病人。有时候还见她头扎一条毛巾,说是经常头痛。
我心底一直拒绝接纳这个病人,我总是相信这只是暂时现象,我相信她一定会恢复到那副珠圆玉润的样子。
直到知悉她的噩耗,我才醒悟过来,我的固执已经走火入魔。所有人都知道她得的是长病,生病已经是她的日常生活。只有我这么愚蠢,还认为圆娥嫂会以强壮、阳光的形象重新站起来。
有一次跟母亲通电话,听说圆娥嫂脑子里长了瘤子,在县医院检查出来的,检查定了她就回家了。
这个噩耗惊醒了我的梦。
我问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母亲分不清这些,我没多问。
我问圆娥嫂的六个子女都怎么样,母亲说都在外边打工,勉强混口饭吃,没有一个挣到钱的。
后来回家探亲的时候,走到圆娥嫂门口,我知道再也看不见圆娥嫂了,但我还是痴痴地朝里屋张望。恰好遇见猴精从房间走到厅堂里,我们就这样隔着门槛交谈起来。他说,圆娥嫂最后就是痛死的,成天痛得嗷嗷叫,吃多少止痛片都没用。
我没有追问究竟是良性肿瘤还是恶性的,若是问出良性的,反倒增加我的感慨,和猴精的凄凉。对于圆娥嫂来说,良性恶性都一样,都是不治之症,没必要区分。
我在少年时期,尝够了劳动的艰辛。可是在圆娥嫂这里,我发现劳动是美的,劳动女性也是美的。生活中只有她给了我这样的理解。
劳动无法累死她,无法摧折她。但是,世上摧人的东西很多,遇到任何一种,都是个完。
我没有跨进门槛跟猴精细聊。他不知道我多年以来期待圆娥嫂康复的顽固心愿,他不知道我不愿意为圆娥嫂拍摄病弱照片的这种微妙心理。(摘自《我的村我的山》)


来自:都昌在线Android客户端

intermapper中文官方网站
 

发帖
2444
积分
11795
贡献值
221
都币
0
在线时长: 1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2-16
我的老家
土塘镇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0-08
.读过这本书,很真实的记录了,当年农村里里状况

来自:都昌在线Android客户端


发帖
3455
积分
19235
贡献值
3
都币
0
在线时长: 309小时
注册时间: 2013-09-01
我的老家
土塘镇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10-09
劳动无法累死她,无法摧折她。

发帖
1703
积分
6386
贡献值
3
都币
0
在线时长: 288小时
注册时间: 2009-09-18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10-09
真实的场景。朴实的七八十年代的农村写照。

发帖
8310
积分
11598
贡献值
163
都币
0
在线时长: 834小时
注册时间: 2012-01-28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地下室  发表于: 10-10
           世上只有病死人,没有累死人。-----重病返贫的家庭度日如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