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4阅读
  • 0回复

[杂文]明。景帝登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978
积分
9620
贡献值
272
都币
0
在线时长: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5-06-30
我的老家
大港镇
  土木堡之战,明军伤亡无数。英宗朱祁镇落入也先之手,从此开始了长达一年之久的战俘生活
  人在不同的环境,思维也是不同的。英宗本来与士大夫们处在对立阵营,但君臣同为俘虏,双方也就走到一起了。众臣皆言此件事责任全在王振,于是护卫将军樊忠“袖出缺锤,猛击王振头部”王振脑碎毙命。
  这边英宗正在进行着艰难的“思维改造”而在北京城內,紫禁城中一场惨烈的斗殴己经正式拉开帷幕。
  一次让修史者为之惊讶的暴力行动,发生在皇朝金殿之上,其过程令人难以置信。
  国中无主,朱祁镇的弟弟朱祁钰被推出来主持局面,可这个局面如何主持呢?朝堂之上哭声震天,国失其主,人心惶惶,最能表达自己内心的方式,莫过于号啕大哭。
  号啕大哭有一个好处,没有人能够追究号啕大哭者的责任。
  幺臣大放悲声,声震宫阙。并请诛杀王振全家,灭其余党。朱祁钰不敢作主,他也做不了主。这时候锦衣卫指挥使马顺挺身而出诃斥群臣,驱逐大家出宫。——分明是找死。
  此时的锦衣卫指挥使马顺是王振死党,据说,那位侍讲学士刘球就是死于其人之手。(刘球之死是因为他上书讥讽王振,并建议加强边关防卫力量,无任从任何角度讲,都闽烁着高尚的爱国主义情操,但却是刺入王振集团的一柄利剑。)  
  于是当锦衣卫指挥使马顺出现在朝堂之上的时候,正在号啕大哭之中的群臣中突然有人越众而出,此人正是户科给事中王竑,他冲上前去一拳打在马顺的脑袋上,大声吼逅,马顺往日里为虎作伥,与王振同时为恶,事到今日,还不知道害怕吗?
  一呼百应,群臣响应。中国历史上难得一见的怪异场景发生了。往日里端着架子的群臣们突然陷入了群众性的狂暴之中。所有的人争先恐恬地冲了上去,有的人拳打,有的人脚,踢,顷刻之间将马顺活活打死。疯狂的群臣们包围了皇宫,强迫朱祁钰交出另外两人,毛贵与王长随。这两人是王振的左右手。朱祁钰身边的太监将这两人推了出来,于是殿堂之上再度横尸二俱。
  暴臣们将三具尸体拖到东安门曝尸,立即数不清的军士涌上前噼里啪啦暴打三具尸体,以泄其愤。这时候王振的侄子王山被人拖到朝堂之上,众人破口大骂,被唾沫星子淹个半死。最后斩立决。
  情势明显失控了。
  爱国主义情绪固然会令人失去理智,但这里群臣所表现的歇斯底里,我们却是一点也不陌生。
  那是群体博弈破裂之后,失望的人们必然性的行为选择。
事实上,士林们的愤怒更多的是针对皇帝的愤怒。因为皇帝宁可分权予太监,拒绝让朝臣们分享权力。
  忠君爱国的崇高道德只不过是公众利益的代称。如果一个人主张战争,往往只是因为和平之时的利益分配将他排除在外,而战争的主张往往披上爱国主义的外衣,这就让激进主义者理直气壮地占据了道德高位。
  没有谁敢公然挑衅皇权,那样做太不明智了,于是他们将仇怨集中于皇权代言人之上。正如此时。
事情闹大了,众臣心下惴然,此时一人越众而出,——兵部侍郎于谦。他果断地中止了闹剧的持续,将朱祁钰扶上皇位——是为景帝。
  尊英宗朱祁镇为太上皇,条件是,新皇帝必须赦免这些闹事的大臣。
  这个交易看起来似乎合理,但于谦没有意识到他终将付出血的代价。
  


来自:都昌在线Android客户端

intermapper中文官方网站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