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164阅读
  • 27回复

我的医院我的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219
积分
41212
贡献值
187
都币
0
在线时长: 644小时
注册时间: 2009-05-11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 本帖被 鄱阳湖 执行置顶操作(2019-03-08) —
(一)

    周溪位于都昌县的南大门,一个枕湖听涛的美丽地方,其新镇属九八年特大洪灾后,响应移民建镇号召的迁徙产物。我所工作的周溪镇中心卫生院,是于200010月从老街迁来,迄今转眼二十年。
    刚刚完成编辑民协第一期杂志的统稿初审,闲下来准备找点灵感,做点小说或散文随笔什么的,属于自己的文字游戏时,在医院党支部组织的党题活动日会上,听到几位领导均予我谬赞,我忽然觉得非常汗颜,发现喜欢文学十几年,竟未给自己所在的工作单位涂抹过片文只字,于是我几怀忏悔之心,赶紧敲起了键盘。
    指尖敲击处,我的思绪首先飞到了三十年前的冬天,于我既是人生旅程的转折点,也是仕途画上句号的糟糕季节。那时我在西源卫生院工作了九年,已是副院长,无奈婚后的妻子随其父亲在周溪水产场养鱼,一个女人荒郊野外的干着本是男人的活不容易,因此只好萌生了调动工作的念头。而周溪卫生院无论是技术力量还是规模建设,都比西源卫生院要强得多,这点至今肯定,但那时卫生局领导遗憾的告诉我,乡下卫生院不存在三个“头”。当时周溪卫生院有沈传琰和曹长东两位院长,我只好忍痛取“帽”,于199010月调到了周溪。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周溪卫生院,尽管比许多小乡卫生院可谓凤毛麟角,但仍逃不脱原始,和中国的广大天空一样,也是一道贫穷与落后的缩影。那时最好的建筑是顶东院墙边的两层楼职工宿舍,行政办公也在里面。老式的风火墙,楼面是木版,人行走时动静在上声传下,上下可奏隔楼歌。楼前倒有个直通简易门诊屋后,与药库间的颇大场院,虽说没有现在样的实行硬化还是土石砾,但那宿舍楼前的几棵大槐树,夏挡酷阳冬挡寒,职工们只要下了班,特别是吃饭时,多都会在那打打羽毛球,或者端碗饭拿把小椅,一边慢慢地吃,一边细细地唠,经常在遮天蔽日般的槐树下,惬意地吹着凉风,编织着夏秋故事。
    那简易门诊与药库医技屋的结构,似乎更经典老式,包括后来医院在门诊马路对面,收购作扩大住院部规模的溜长旧厂房,都是清一色的单层徽派瓦木建筑,好像薄薄的砖墙内都灌着泥土,特别是药库与老放射、化验室等的联体屋,从西到南构建着回廊拐角,几闻古宅风味。而门诊与住院部间的马路,既是两大科室的河界,也是周溪老街向外出行的主干公路起端。马路在那时就像一个穷得卵打鼓的邋遢乞丐,晴天灰嘟嘟的满地尘土,雨天则脏兮兮的满是泥浆,从无干净和体面的时候。晴得一久,马路上被车卷起的灰尘便无孔不入,肆意地钻到科室里大施淫威,干着涂黄抹黑的勾当,使得医护们一天不知要掸扫桌椅多少次。下雨一长,马路上被人车犁田样犁起的湿泥,便会高高而厚厚地堆起,使人若不穿雨靴,是万难穿越封锁线的。
    然而晴天灰蒙蒙也罢,雨天泥溏溏也好,那时司空见贯的公路不发达,习以为常的生活需吃苦,仍是让我们虽有怨言却无抵触地面对,觉得苦中有乐。因为改革开放的号角已经吹响,作为站在全县卫生系统前列的周溪卫生院,职工们都是摩拳擦掌,大为响应。而工资只有差额拨款,政策提倡的农村分田到户样的科室大承包和个人小承包,更是煮沸了职工们的工作热情,都想把工作做得出色,从而多拿点奖金。曾有一度,医院分成两大块的门诊与住院部,似乎成了“一制两国”,以大街马路为“国境线”,相互较劲,暗中比强,谁也不甘落后。
    若说想多拿点奖金是小思想,那么如何去提高自己的医疗水平,吸引不断的病人源,则是大智慧。记得门诊的邹必英、占超明俩医师,那时虽没有强调做门诊日志,他们却自觉做好每个病人的治疗记录,有空就钻研医学书籍,后来双双到市县重要医疗部门任职。住院部的冯新民医师,当时只能算后起之秀,他为了能够多看病,就把八小时外的下班时间不放过,午休仍守着办公室,夜班几乎被他不计报酬的一个人包了,视院为家,以至成为了现在被我们称颂的好院长。
    诸如上面的人物还有很多。德高望重的邱太海,技术骨干的曹旺发、曹国庆,年轻好学的曹华凌、曹家平……那串串镌刻的名字,虽然大都已不在周溪卫生院工作,甚至还有的阴阳已隔,但他们鲜活的面容,一直在我的脑际晃动。就是他们的勤奋不懈,就是他们在那个年代里都一心扑在工作上,才使得周溪卫生院,一路高歌地走向辉煌。
                                    (二)
    曹长东和沈传琰两位院长先后进城,接任领导的是周遇鑫院长。他的个头虽不高,但横向发育不错,加之胖嘟嘟的圆月脸上常挂抹可人的笑,因此看上去便有种温善弥陀佛的味道。事实上他的为人亦颇合乎他的尊容,工作中多施德政,魄力中更显委婉,手段中不乏仁义,以致他后来调到县防疫站,退休那年因患白血病不幸逝世至今,医院里凡是与他共过事的老辈们,都是忘不了他的音容笑貌,十分怀念。
    为了发展医院,周院长首先拆掉药库那栋老态龙钟的危屋,棚改成聚医疗、医技、行政、部分住宿于一身,那时在乡镇卫生院领域,算得上是一流的四层高楼硬件建筑。这幢楼一建,更迅速大大提升了周溪卫生院的品位,优化了医疗环境,使之有了首步崛起。
    那时我为了能帮妻子多干点养鱼活,便在古塘、后湖的乡下蹲了两年点,已被总院召回安排到住院部上班。科室有曹国庆、沈喜孙、成家谅和我四位医师,可没多久,从杭桥卫生院调来的沈喜孙医师,因为原工作单位的事情离开了医院,接着曹国庆医师在一次工伤中发生了肩部骨折,而由于科室承包责任制,医院一时不好调整人事,使得偌大的住院部,只有我和成家谅医师两人上班。还好通情达理的妻子非常支持我,我只好尽量减少照顾鱼场的小家,把精力放到医院的大家,和成家谅医师白天携手日常医疗,晚上则打铁样的轮流值着班。
    与此同时,改革开放的浪潮中,上面的政策正鼓励职工挂编分流。搞放射的吴德寿医师,因为医院当时的放射科业务有限,他先请了些假出外转了转,许是找到了好事,回来便向医院提出挂两年编,想我接管放射科。他知道82年,我在西源卫生院工作时曾去县医院进修过一年放射,只是回院后,由于崭新的机器放在石灰房里烂掉了没有开展工作。而我是个主治医师,在西源准备兼职放射,那是因为看到那儿的业务清冷,多兼个科室能充实工作,如今周溪不是西源,本职的工作都有时候忙得够呛。但吴德寿医师对我说,他的被服行李都在外面,我若不答应就没法出去。我想大家既同事,同事有好的去处当然要尽量成人之美,于是我虽有不愿,还是应承了下来。
    谁知这一搞放射,我却似乎搞上瘾了。当时放射科的业务每月只有四百元左右,而我一接手,便在调动医师的积极性上做了点文章,使得第一个月业务就有七百元,那时的邹必泽会计都“吓”得“哇噻”了一声。起初我在住院部与放射科之间穿梭,后来业务一大,经常都两边有事,我也弄得烦,就干脆不上医师班,专驻放射科了。那年大约是96年,想不到时光流云,我现在放射科医师都做了二十余年了。
    大凡大的变革,多会发生大的异象,有的变革,还在异象之后。正当我和医院的同仁们,以饱满的热情干着各自的工作,不想98年的一场特大洪灾,突然打破了格局,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周溪顾名思义多水,鄱阳湖繁衍和哺育了这里的祖祖辈辈,同时也水火无情地威胁着周溪人。那年当上坝圩堤被水魔强行撕开了口子,洪水将大量的房屋摧枯拉朽地葬入了龙宫,移民建镇便迫在眉睫。而随着镇政府等机关搬迁,镇中心卫生院作为重要的附属单位,自然紧跟,迁徙到新镇。
    在跨入新世纪前的2000109日,当仲秋满天的秋阳绚丽天空,那是周溪卫生院载入史册的日子,相当于新镇分院正式开业了!
    然而在谁到新院去进行“破草开荒”的问题上,仍是总院的老街医院里,曾经可谓是风雨相搏,暗流涌动,难以裁决。因都知道,老街是周溪盘根已久的“古都”,周围人口集中经济发达,意味着留在老院工作的人,工资奖金都有保障。而新院相反,谁不担忧?当时曹国庆医师是最早提升的副院长,冯新民医师居后,周遇鑫院长最后只好踩个“软”,积极和冯新民副院长做工作,要他带十来个人,先行一步。
    我也在被踩“软”之列,新院也安装了X光机,比老院还大,我和已经挂编结束的吴德寿医师只能各守一方。周院长给我带的高帽无法挣脱,说我是老牌大学生,又当过领导,应当去扶持冯院长打开新的工作局面,担点重任。我付之一笑,轻叹一声,不与争辩。
    还好冯院长是个极有才干,工作有魄力的人。并且也许天意,开业那天就碰到了古塘村有人喝了农药,村民们见新院开业,又看好我们,于是把人赶紧送了过来。我们全力以赴,终于救转并治好了此人。
    头次放了响炮,似乎带来了好运,一下使新镇医院的声誉高涨了起来。我们让信心鼓满风帆,决心把困难踩在脚下,在原野上开辟绿园,给自己争口气。冯院长更明察秋毫,抓住以利水妃医师为主的妇产科龙头,大力拓展业务,使之蒸蒸日上,效益超过了老街总院。
    新镇医院的迅猛发展,似乎使老街总院的人有点呆不住,要求轮流换岗。正值周遇鑫院长荣调县防疫站,还是曹国庆副院长的手段高,不但自身扶了正,使得冯新民副院长远走和合乡,还使新老院的职工每年轮换,成为了惯例。只是曹国庆院长任职五年,便有四年被人家告状,这在医院从史至今未曾有过,最终贬调西源乡,成为了憾事。
    那几年周溪卫生院的天空,好像弥漫着一层看不见的硝烟,其味既感刺鼻又带含香。刺鼻自然指人事间的畸形竞争,含香则是尽管如此环境,大家还能将工作摆在首位,总体为发展业务着想,毫不衰减钻研医疗技术的学习氛围。这是一种难得的欣慰和欣赏,在职工们自律和自强中发出可贵的光。期间我总结出一个真理,那就是凡以工作为己任,少计较个人荣辱的人,必定正者无敌,受人敬重,前途光明。
                                               (三)
    新世纪20072月,那“二月春风似剪刀”的美丽春天,注定是个周溪卫生院又入史册的良季。春风吹来希望,春雨滋润理想,冯新民院长像一棵春柳,从异乡和合移回到故土田园,到本院接任院长。
    没有了硝烟弥漫,没有了勾心斗角,相反却有了否去泰来,有了新生气象,周溪卫生院的天空,又重新显得清澈蔚蓝,尽可描绘壮丽蓝图。冯院长接任不久,便取得卫生局与镇政府领导的同意,迅速结束了新老两院、人事轮流、“一制两国”的混乱局面,全部集中到新镇,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合力打造着新镇卫生院。
    一幢雄伟气派的住院大楼拔地而起,全是两人一间的亮堂宽敞病房,里面建有卫生间,升降自如的病床,贴满面砖的墙壁,有的病房还装了空调,完全称得上是宾馆式设计。不仅如此,还设有比较豪华的护士站,在护士站隔壁还设有大空调、多座椅的分流输液室,既给病人带来了住院治疗时的方便舒服性,使广大群众赞不绝口,同时也大大提高了服务档次,使得上班值班的医护人员,无不感到身心愉悦。
    冯院长天性是个工作狂,中高结实的身材可谓美男子,其事事走前的姿态又无愧于美先锋。他虽然在县有房,老家有屋,但他仍以院为家,难改早年在老街医院住院部时连续敬岗爱业的作风,工作中忘我,几乎不大休假。他认为不认真钻研业务和好好工作的人不是好职工,更不是好领导。领导就要带领大家努力工作,工作好了就有业务,有了业务就能殷实医院,殷实了医院就有财力加以发展。这是一条良性循环链,冯院长紧抓这根链,没两年又建了高标准设计的防保所。
    但是生活中的冯院长,却不大讲究享受,几乎小呈吝啬。他吃得随意,穿得随便,甚至有家属的职工房里都装上了空调,惟独他们夫妻俩,还是夏天电风扇,冬天暖水包。他把这种“吝啬”还带到医院管理上,清晨起来第一件事是去关掉走廊灯,上面来了客尽量小手小脚,周溪卫生院的招待费,每年都是站在同级医院中数一数二的少。如果医院搞建筑,他总好像是自家做屋,有空就到工地上转,生怕工匠偷工减料。有一次他妹夫到医院砌个砖柜,许是做得不大好,被他骂得毫不留情面,那些恨把材料浪费的直截骂语,连我听了都于心不忍。
    短短的十来年,周溪卫生院完全融入了国家振兴、飞跃发展的大气候,共筑中国梦。她就像发育期迅速长大成熟的妙龄少女,脱去灰衣,换上时装,越发显得貌美而吸人眼球。前几年,那栋标志着新镇医院开创成立的基础楼,也被改头换面,精雕细琢,全面搞了装修,使之成为了聚医疗、行政、医技于一身的档次门诊楼。B超室换上了彩超,放射科换上了DR,化验室换上了全自动生化仪。辅助科室的鸟枪换炮,开单取药的人机速传,舒适养眼的医疗环境,医患和谐的被众乐道,无不显示出欣欣向荣,一派颂歌连台的“冯新民新时代”!
    当然,说是谁的新时代,只能说是谁的主体,得靠大家共同打造。周溪卫生院有两个以冯院长为首的好团队,一个是外加曹华凌、曹家平、曾志鸿三位副院长和会计邱文华组成的领导核心,另个是加上院委与科室负责人组成的领导班子。这两个团队中,冯院长是列车手,成员是组装火车头上起到不同程度作用的重要元件,相互协调地产生巨大动力,带领着四十多节职工车厢,驰骋在农村医疗战线的原野上。
    在第二个团队里,我作为一名老院委党员,也算是火车头上一颗起一定力度的螺丝钉。精湛的医技谈不上,但于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多以正能量去积极影响职工还是时有的。工作需有好环境,从而有个好心情。这些年我慢慢发现,在周溪卫生院里工作,想不心情好都难。
    对于国家单位,难变的是性质,易变的是面貌,多变的是人事。那老街卫生院的建筑,特别是那栋木板楼房,现已斑驳苔痕,披满了沧桑,似一部历史古书,闲置在旮旯抽屉里。只是想翻开看时,才掸去上面的封尘,感叹着自己的鬓发亦白,忆一忆曾在那种劣质的医田里挥汗耕耘,在几棵蒲扇般的槐树下,苦乐年华中有过的笑声。
    三十年了,可以说我的毕生青春都贡献在这里,但我不后悔。因为我渐渐地滋生一种爱,爱我的工作,爱我的母院,把周溪这方水土,已经当成了我的第二故乡。这份爱将陪伴我退休,直到老去的那一天。
    并且冯新民院长也到了夕霞唱晚的引退年龄,将有新的领导接任,出现新的“××新时代”。我在此忠心祝愿,周溪卫生院在下个新时代里,能够继承先贤,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发散出更美的辉煌!
    而我这篇拙文,若能给后来的领导带去历史的检阅与借鉴,给继续工作的同仁们带来珍惜与珍爱,给源源不断的后辈们带来鼓舞与鞭策,给日后周溪卫生院的发展带来荣誉与好运,那么则是本文之幸,本人之幸,不枉留笔。 (转载请署名 注明来源)

2条评分积分+70
都昌平安幸福 积分 +40 加分专用:支持在线分享精神。 03-07
虎卧泰山 积分 +30 加分专用:支持在线分享精神。 03-07
intermapper中文官方网站
 

发帖
5339
积分
200225
贡献值
1328
都币
0
在线时长: 19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4-07-13
我的老家
三汊港镇
只看该作者 置顶 (来自4楼) 发表于: 03-07
— (鄱阳湖) 执行 帖内置顶 操作 (2019-03-07 18:29) —
王老师是个好医生,又是一位好作家,前几天,他的大作《永远的小溪》正式出版,,集诗歌、散文、小说于一体,约55万字,可喜可贺。





发帖
4772
积分
53244
贡献值
329
都币
0
在线时长: 1860小时
注册时间: 2012-04-12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3-07
加分专用:支持在线分享精神。

发帖
36424
积分
6993632
贡献值
311
都币
0
在线时长: 18566小时
注册时间: 2006-07-02
我的老家
周溪镇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3-07
感谢王老师精彩分享!

发帖
1304
积分
3599
贡献值
57
都币
1
在线时长: 1060小时
注册时间: 2014-11-04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3-07
王医师写的不错

发帖
5339
积分
200225
贡献值
1328
都币
0
在线时长: 19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4-07-13
我的老家
三汊港镇
只看该作者 地下室  发表于: 03-07
— (鄱阳湖) 执行 帖内置顶 操作 (2019-03-07 18:29) —
王老师是个好医生,又是一位好作家,前几天,他的大作《永远的小溪》正式出版,,集诗歌、散文、小说于一体,约55万字,可喜可贺。





发帖
2369
积分
20074
贡献值
560
都币
4
在线时长: 779小时
注册时间: 2014-12-23
我的老家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3-07
回 大方玩童 的帖子
大方玩童:王老是是个好医生,又是一位好作家,前几天,他的大作《永远的小溪》正式出版,,集诗歌、散文、小说于一体,约55万字,可喜可贺。[表情] [表情]
[图片]
 (2019-03-07 18:26) 

恭喜王老师新书正式出版!

发帖
2455
积分
30679
贡献值
118
都币
2
在线时长: 651小时
注册时间: 2009-07-19
我的老家
周溪镇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3-07
恭喜王老师新书正式出版!

来自:都昌在线Android客户端


发帖
1219
积分
41212
贡献值
187
都币
0
在线时长: 644小时
注册时间: 2009-05-11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3-07
        感谢方老师及所有留言朋友的抬爱!文学路上,共同携手。同时以一颗文心,多多给社会,特别是自己所在的工作单位,带去一丝温暖。

发帖
3208
积分
11075
贡献值
43
都币
0
在线时长: 71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01-31
我的老家
周溪镇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3-07
老枥伏骥,孜孜不倦;仁心仁术,功德无量。本文章可录入都昌地方志,给后世留下珍贵记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