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11阅读
  • 8回复

薯粮(散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450
积分
5539
贡献值
97
都币
2
在线时长: 1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06
我的老家
大港镇
                                                  薯 粮


      
   “快点!快点!别害我迟到啊!”我一边吆喝着,一边挥起竹鞭,对着它的屁股一鞭子抽下去。老黄牛疼得尥一下后腿,转过铜铃般的大眼睛,幽怨地瞪了我一眼,极不情愿地加快了步伐。

   到了牛栏屋前的空地,瞅见每天系的木桩子还空着,便麻利地系好牛绳,急匆匆地赶回家吃早饭。
   咕噜噜!咕噜噜!肚子里难道住了一只青蛙不成?每天都听见它一遍又一遍地叫唤。
   我当然晓得,这不是青蛙叫,是肚子发出抗议了。天刚亮就起床去放牛,这会儿都日上三竿了,连一口水还没喝上,喉咙里渴得直冒烟。肚子早就空空如也,瘪得前胸贴后背了。
   我进入厨房,直奔灶台。妈妈这会儿肯定在房间里伺候小侄子起床,大哥大嫂在生产队出早工,小哥哥已经上户当泥瓦匠学徒。
   只见大铁锅里煨着半锅米汤红薯粥。
   我的眉头即时拧成一个川字,嘴巴翘得可以挂一只酒瓶子,胃里翻滚着,火烧火燎般难受。
   又是这讨厌的红薯粥!
   印象中,双抢刚结束那会儿,早上吃了一段时间的南瓜粥。从农历七月份开始,吃菜园地里种的芽子薯,已经快两个月了,没有一天早晨不是吃这红薯粥的。
   这红薯粥做起来倒挺简单。前一天晚上将挖好的红薯洗干净,放在篮子里沥干水。早上,妈妈先将一家人一天吃的米,用角桶量好,下锅。等米煮到半成熟时,用漏勺将半成品米饭捞起来。妈妈手里拿着勺子,眼睛紧紧盯着锅里翻滚的米汤,捞来捞去,捞去捞来,唯恐多留下一粒漏勺之米。到最后,几乎只剩下清汤寡水,便将红薯横着切成一大块一大块的,约半寸厚的样子,放进米汤里,用大火熬煮。等薯块变得软糯就大功告成。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米汤煮红薯,是非常有营养的健康食品,口感也不错。可在计划经济的年代,月月吃,天天吃,餐餐吃,早已吃到生厌,以至于一看到红薯粥,胃里就条件反射般泛酸水,哪里还有半点食欲?可是,不吃红薯粥,又能吃什么呢?难道饿着肚子去上学?脑袋昏昏沉沉的,能学得进去吗?
   我双眼噙着泪,用铲子贴着锅沿,将带着极少米粒的米汤舀到碗里,再捞起一块红薯,用筷子夹碎,加进一勺辣椒酱,搅拌在一起,勉强咽进肚里。真灵验,肚子里的青蛙不叫了。我顺手抹一下嘴巴,背起书包,急忙往外面跑。
   妈妈在后面叫喊着追上我,将两只在灶膛里煨熟的红薯塞进我的书包。“课间休息的时候,把这个吃了。你早上吃那么一点猫食有么用。”啊,烤红薯,我的最爱!哪能等得到下课再吃呀!我脚下在赶路,嘴巴却将那两只红薯囫囵装进了肚里,这才觉得劲头十足,大踏步向学校走去。
   我记得,那一年我十二岁,刚上初中,走读生。
  
   二
   “下课!”老师一声令下,几十个孩子哗啦啦如潮水般涌出教室。走读生三五成群,打打闹闹,沿着乡间小道各自小跑着回家。住宿生迫不及待地奔进厨房,一个箭步跨到大蒸笼旁边。透过热气腾腾的蒸汽,瞄准自己的铝饭盒,顾不得烫手,拿起来兜在衣襟里,就往宿舍里冲。在宿舍的小木箱里,有吃饭的筷子或调羹,还有几天都没有热过的干腌菜。
   我多数时候是最后一个从教室里出来,穿过厨房的前后门回家去。看到一盒盒冒着热气的白花花的米饭,肚子里的青蛙又咕噜咕噜叫嚷起来。当然,有的饭盒里,在米饭中间,还卧着一个黄橙橙的红薯。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至少还有大半盒米饭呀,我们女孩子也够吃了。如果我是住宿生就好了,每餐都能吃上白米饭,即使没有什么菜,也是香喷喷的呀。这样想着,肚子里的青蛙似乎跑到喉咙里,我在不停地咽口水。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还是蛮不错的。江南的八月,气候宜人。蓝蓝的天空上,飘着朵朵白云。不时有鸟儿在眼前掠过,“嗖的一声”,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又向着更高更远的地方飞去。田野里,晚稻饱满的肚子正在开怀,吐蕾扬花。在秋风的吹拂下,田里腾起一层层绿色的稻浪,送来一缕缕醉人的清香。
   想起上午课堂上的情景,我的嘴角不由自主地翘起,脚下的步履更轻快了。语文老师当堂朗读了我的作文《清早去放牛》,赞扬它自然流畅,朴实真诚。同学们向我投来钦羡的目光,羞得我满脸通红,不敢抬头。数学老师发了这学期第一次测验的考卷,我错了一个符号,得了九十九分,位列全班第一。我后悔不迭,暗自埋怨自己太粗心。那些数学成绩好的男生则恨得咬牙切齿,脸上分明显出不服的神情。估计他们私下在嘀咕:哼,女流之辈,语文好也就罢了,还想当数学王。等着瞧吧!
   快到家的时候,我猛然收起了脚步。妈妈吩咐过我,每天中午放学,要从田畈里带两把干稻草回家给牛吃。我今天怎么忘得一干二净了呢?再折回去,时间肯定来不及,只有等傍晚再说。
   饭菜已经摆上了桌,大哥大嫂干活还没回家,妈妈在喂小侄子吃饭。一碗豆豉爆辣椒,一碗素炒扁豆角,一碗韭菜冬瓜汤。每人一小碗米饭。
   这些自家菜园种的蔬菜,我样样都爱吃。虽然油水很少,但味道真的不错。尤其豆豉爆辣椒,又香又辣,夹上一筷子,一碗饭不经意间就下肚了,怪不得妈妈叫它饭遭殃。
   遗憾的是,米饭太少了,就那么一小碗,只够塞满一个肚子角落。我知道,厨房的饭甑里有一半是红薯丝。想填饱肚子,只有靠它了。红薯丝虽然不像红薯粥令我讨厌,但我也不爱吃。
   “喝些冬瓜汤吧,再勉强吃些红薯丝。红薯丝挺好吃的,又甜又糯,也有营养。”妈妈小心翼翼地说。她知道我嘴刁,除了米饭,其它的杂粮都很少吃,宁愿饿肚子。
   “真是的,一天连一顿白米饭都吃不上。”我憋了许久的怨气终于爆发,“不是刚收完早稻没多久吗?过一阵晚稻又该熟了。那么多的稻谷,都到哪里去了呢?”
   妈妈的脸涨得通红,好像是她做错了什么事,在接受我的审判。她想了老半天,才支支吾吾说:“你也看到啦,队里收的粮食要交公粮的。早稻米出饭多,大部分留给社员吃。晚稻出饭少,口感好,大部分交公粮。”
   交公粮,谁不知道,村里到处贴着标语呢。“积极交售爱国粮”“多打粮食,支援世界革命!”
   啊!!我突然感觉不对劲,我从来没想过交公粮与自己吃饭的关系。难道我吃不饱米饭,与交公粮有关系?
   哦,我明白了,原来我们餐餐吃红薯,也是在爱国,在支援世界革命哩。那我不喜欢吃红薯是不是——我不敢往下想,我这样还配当思想好、学习好、劳动好的三好学生吗?瞅了一眼妈妈那一碗几乎全是红薯丝的饭,我默默地去盛了半碗红薯丝,用冬瓜汤和辣椒酱拌一拌。第一次觉得红薯丝其实不难吃。
  
   三
   下午放学后,我一路小跑,从田畈里带了两把稻草回家,又挑起箩筐,到生产队挖红薯的地里帮忙。
   夕阳像一个巨大的蛋黄,正从西边天幕缓缓下坠。与远山缠绵了片刻,便滚到山那边去了。天边的晚霞像燃烧的火焰,在天地间渲染出一片淡淡的橘黄。
   红薯地里,热火朝天。刚刚挖出的红薯,一串串躺在松软的土地上,如古书上所写:“子母钩连,大者如臂,小者如拳。”那些已经去掉根蒂的红薯,红彤彤,圆滚滚,堆积如山。男女社员们装筐的装筐,过秤的过秤,记数的记数。家家户户的竹篮或者箩筐,排成一条长长的队伍,等待着称了红薯,挑回家去。
   我的任务是捡那些带有薯根的薯藤,挑回家给牛吃,或者当猪食。我睁着一双猎人般的眼睛,在挖过红薯的土地里寻找。不多时,便小有收获
   当两个小箩筐差不多装满时,夜晚已经拉开了黑色的帷幕。大哥和大嫂各自挑一担红薯走在前面,妈妈一手抱着小侄子,一手牵着老黄牛,落在最后。
   我肩上的担子不重。一路走,一路抬头望天。我发现,天上那一轮明月一直在跟着我。我走,她也走;我停下,她也停下。真是太有意思了。
   “扑通!”不好,我脚下绊了一个土疙瘩,一屁股蹾到了地上,红薯藤散落一地。
   “你看你,走路还打野!”妈妈焦急地喊。
   我一骨碌爬起来,利索地收拾好。这下,我乖乖地盯着脚下的路。幸好,有明月相照,路并不太黑。
   回到家,又是好一阵忙乎。妈妈急急忙忙做晚饭,大哥大嫂洗红薯,我照看小侄子。
   晚餐照例是一人一小碗米饭。另有半锅焖的红薯,由着你吃。
   我吃完一小碗饭,又吃了一个小红薯,准备离开桌子。妈妈站起来,将她的半碗饭推到我面前。
   “妈,我不要!”我装模作样地推让。
   “你这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读书又花脑子,每餐只吃个半饱,怎么行呢?我喜欢吃红薯,可以拿红薯当饭。”
   妈妈一日三餐,几乎都是吃红薯,几乎没吃过米饭。她真的那么喜欢吃红薯吗?是不是像我喜欢吃白米饭一样?这样想着的时候,半碗饭又囫囵进了我的胃里。
   妈妈继续唠叨。她说红薯好吃,吃红薯好,谁谁家的孩子平时都是黄皮寡瘦,可一到吃红薯的季节,长得跟屎股一样,胖嘟嘟的。
   妈妈没读过《本草纲目》,自然不懂得红薯有“补虚乏,益气力,健脾胃,强肾阴”的功效。她也没听说过,红薯可以“蒸、切、晒、收,充作粮食,称做薯粮,使人长寿少疾。”她只是凭着自己的经验和直觉,早早地懂得“吃红薯好”的朴素道理,与今天人们对红薯的推崇不谋而合。
   吃过晚饭,收拾停当,母亲开始刨薯丝。这项劳动,不是体力活,但需要一定的技术,还相当危险。稍不注意,会刨下手上的一块肉。嫂子要带孩子,妈妈一个人要刨到深夜。第二天一早,还要挑到晒场去晒。妈妈说,秋冬储备了足够的干薯丝,来年春荒的时候,才不至于饿肚子。
   昏黄的煤油灯下,我坐在妈妈身边,将一只只红薯递给她。
   清亮的月光,从窗户探进来,流泻在屋内,将我和妈妈的身影投射到墙壁上,似一幅木刻画。连续不断的刨薯声,嘶啦,嘶啦,在寂静的秋夜,弹奏出一曲节奏欢快的生活之歌,漫延至时光深处。
2条评分积分+340
泪中鱼 积分 +40 - 02-12
鄱阳湖 积分 +300 加分专用:支持原创帖子。 02-11
intermapper中文官方网站
 

发帖
36424
积分
6993632
贡献值
311
都币
0
在线时长: 18566小时
注册时间: 2006-07-02
我的老家
周溪镇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2-11
加分专用:支持原创帖子。

发帖
914
积分
13668
贡献值
426
都币
0
在线时长: 6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2-03-10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2-12
老师才华横溢,语言清新淡雅,内心纯净,纤尘不染,小题见大道,文句用心倾力,有莫言风采

发帖
10948
积分
27731
贡献值
396
都币
22
在线时长: 308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08-19
我的老家
北山乡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2-12
新春佳节,喝酒品美文。
司空见惯的红薯,燕姐妙笔生花,勾起我们对往昔苦难岁月的回忆和回味,感觉真好!

发帖
10948
积分
27731
贡献值
396
都币
22
在线时长: 308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08-19
我的老家
北山乡
只看该作者 地下室  发表于: 02-12
两年前曾写过一段有关红薯的短文,可以整理一下,争取写个同题。

发帖
1348
积分
42174
贡献值
244
都币
0
在线时长: 10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4-09-14
我的老家
汪墩乡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2-13
笔者“薯煮粥”文章 “粤西”

来自:都昌在线iPhone客户端


发帖
561
积分
6860
贡献值
50
都币
0
在线时长: 4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1-22
我的老家
大树乡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2-13
好文釆!拜读!同时又让我回忆起从前那难忘的一幕幕。什么南瓜羹,萝卜丝饭,红薯丝饭!我至今看到红薯都没食欲,可能就和小时候吃厌了红薯丝有关!好文章!

发帖
450
积分
5539
贡献值
97
都币
2
在线时长: 1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06
我的老家
大港镇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2-16
回 鄱阳湖 的帖子
鄱阳湖:加分专用:支持原创帖子。 (2019-02-11 23:44) 

感谢!新年快乐!

发帖
450
积分
5539
贡献值
97
都币
2
在线时长: 1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06
我的老家
大港镇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2-16
回 07920170464 的帖子
07920170464:老师才华横溢,语言清新淡雅,内心纯净,纤尘不染,小题见大道,文句用心倾力,有莫言风采
 (2019-02-12 14:47) 

老乡过奖了!遥祝新春吉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