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03阅读
  • 5回复

小说连载34:鄱阳湖里水飘飘   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932
积分
13519
贡献值
436
都币
0
在线时长: 6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2-03-10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2-07
(十五)分田
   荣光到乡政府报到。在大办公室里,杨主任热情地接待了他。给他简单地交待了工作,再带他去看房间。房间是之前乡里管国土的一个退休主任的,有成堆的资料和报纸。这些与荣光的风格不符。他喜欢干净,简洁。看来收拾这里就要花掉大半天的时间。
   “你们是乡政府的新鲜血液,金童玉女。小伙子,好好干,前途无量呵。整理好了房间就去找陈主任领些生活用品。”
   你们?金童玉女?让荣光纳闷,又不好追问。这时门边闪进一个靓丽的女孩来。
   杨主任哈哈笑着说:“说曹操,曹操到。你们就不用我介绍了,对了,丽娜,你的房间满意吗?”
   荣光认得来的是同在国庆节主持节目的高丽娜,正寻思间,丽娜乐滋滋地说:“荣老师,现在我们在一起同事了,以后工作上多关照哈。”
   “你也来这上班了?”
   “这次共借了两个老师,小学是你,中学是我,我的房间在二楼,有空来坐呵。”
   丽娜款款而去,杨主任说:“小荣,你知道她是谁,高书记的千金,她不来谁能来。小伙子,要是你追到了她,你真正是交好运了。”
    蛇行田王家座落在一个频鄱阳湖地势较低的地方。先前没做潭湖坝,田里的粮食三年收两年淹的。王家极其贫困,村子就依赖两山中夹着一垄田块生存。那块田宽度不大,长却一直由村庄蜿蜒盘旋的延伸到潭湖边。村子也因此而得名蛇行田。76年公社大搞平整土地后,又做了拦湖大坝,收成才稳定下来。
   秋收以后,村民们就一直吵嚷个不停,为的是责任田承包到户的事儿。
   村长王老海开了几次会,全村各户劳动力也集在田块里不下二十回,愣是扯不出个分田方案来。这也难怪,全村文化水平低,打新中国成立至今,就没出个文化人,勉强念完初中的就两人,数学通通是十几二十分的成绩,计算田块面积是一窍不通。
   老海想出用锄头柄分田的法子。先量了一下田块的总柄数,再去除村里人口,得出每人几柄宽的田面积。但那田块上窄下宽,而且左转右拐的。古人说:买山买窝,买田买驼。那锄头柄分到田驼时,人们就喜笑颜开的;分到尖窄地时,人们就一肚子不高兴。而且田块还有易干的,常浸的。易干的要车水,易浸的种不了冬苗。因而老海的法子没分几户,就在村上人的骂骂咧咧声中中断了。
   田地是农村人的命根子。这一分就约定十年不变,这十年多分了田面积。要多产多少稻?多出多少油?眼瞅着同样干活,同样上肥,同样下力。你家四人口的田产一千斤,我家才产六百来斤。不要说物质上气死人,就脸面上也过不去。孩子们能为了个一钱不值的玩具,争到吵嘴打架。大人们那也会为了点小利,分毫不让的。
   吵吵嚷嚷到大队。大队三个干部就会计分田有半桶子水,但这时节也忙得要被几个大村庄撕成几片,要依仗他到王庄,一冬的油菜就要耽误了。王老海没法想,就到乡政府去求援。
   高明有心考察荣光,着人喊他来到办公室。荣光就看到了这位五大三粗的庄稼汉。从生产队走过来的队长,大都练就了典型的大嗓门、坦荡豪爽的性格。
   “王老海,看在多年来的交情,我给你面子。这是乡政府最新引进的人才,应该可以协助你完成村里的分田任务。荣光,乡政府就是要给人民群众解决各种实际问题的。我给你三天时间,力争将王庄的事情处理好。”
   分田地,荣光头一回接手涉及到老百姓切身利益的任务。心里难免有些紧张。从杨主任那儿拿了一个皮尺,乡政府到王庄有一里多路,一路上荣光向老海询问了各种情况。到村上时,分田的方案在荣光的心里基本上成型了。
   到村上刚好正午,队长老婆管了午饭,饭毕,老海问:“要不要叫拢村里所有农民。”
   荣光说:“不用,你把村上那两个读了初中的青年喊上。喊上村里三个房长,再叫村上篾匠削些小竹桩子,还要一卷棉线。下午我们七个人先把田的准确面积摸清了。”
   弯弯曲曲的蛇行田里,下午就活跃着七个人影。老海与三个房长负责插竹桩,拉棉线。两个青年拉皮尺,量长度。荣光负责登记,算面积。
   荣光这一次可算是真正用上了初中所学的几何知识,把田块分成三角形,梯形……,有驼的田分解成半圆形,长方形,难以断定形状的田就采用切补的方法,整成规则的几何形状计算。按照从上而下的顺序,尽量周正的原则,给予记录数据,画图命名,计算,累积,好在读师范时苦练了算盘,这下也派上了大用场。他本来就是一个办事非常严谨的人,作为他在乡政府为民办的第一件事,更是慎重。
   仅仅三个钟头,田地的面积就全部测量完成,荣光又与四个领头商量,其中七亩易枯田、水牯田,另拿出七分田的面积来贴补。也就是说,分到这些不好的田时,可以每亩多得一分的田。
   晚上老海召集了村民大会。村上听说乡里来了人,到会都特别齐。
   老海在会上把荣光吹捧了一通,接着就请荣光对分田作具体布置。
   荣光叫那念过初中的青年作会议记录。说是十年以后再调整时有个依据。接着就大声地把下午测量的田块总面积,差补方式,人均面积,以及跟村长、房长商量的分配方式,给村民作汇报。
   “以后绝对接受大家的检测,如果说你家的田块面积分少了数量,可以随时找我荣光。分田顺序从北到南,考虑到亲近的家庭劳动时方便互助,允许一个房亲几家在一起抽一大勾。但几家的顺序一定要事先自行安排妥当。因为分田时一律细化到每一户家庭。下面大家先花半小时考虑,半小时后,由老海队长主持抽勾决定分田顺序。
   村民们一般对上面来的人有点迷信心理,另一方面荣光这套分配方式考虑得很周到,也实在无可挑剔。至于抽勾抽到肥田瘦田,中国人自古以来认手气,一勾抽下去,输了一条牛也得认怂。何况荣光还事先考虑了差田一亩补上一分。村民们倒也无话可说。
   抽勾决定顺序时,荣光叫每一个参与抽勾的村民都在会议记录上签上名字和序号。
   散会后,荣光回到家里,劈劈啪啪,算盘打到了十二点。按抽签得出的顺序,把每一户按人口应得多少田面积算得一清二楚。并且拿出白天量田时画来的草图,竟具体计算到每一户分到哪一宽度。待图上分完每一户田块的面积,与测量的田块总数据吻合时,荣光才美美地上床睡觉。
   第二天上午9点,全村人齐集田块。荣光仍与老海村长,三个房长,两个读过初中的青年主持分田。由于准备充分,胸有成竹,每户人家几乎就只要量个宽度,再督促两户相邻的人家种下界石。分田进行得出奇地顺利。十一点,全村二十八户八十余人口的田全部分完。有一户精明人信不过荣光分的,拿着锄柄就着田宽左量右量,荣光就给他把分的田块画了草图,标上复测的数据,再交到他手里说:“大伯,您另请高明算一算。要是少了你的田,以后我到你村上来,你就唤狗咬我吧。”
    中午仍聚在老海家吃饭,队长老婆做了几样菜。老海拿出家里酿的糯米酒,拉着荣光连喝两大碗。酒醇,入口绵淡,后劲却足。老海脸红得像过了热油的虾子,话多起来,对了荣光连竖大拇指。
   “老师我也认识不少,干部我也见过不少。不到一天的工夫就能把一村子的田分得妥妥的,能有你这能耐的,不多。老浩家有你这么优秀的儿子,骄傲呵!”
   荣光却面不改色,“别这么说,稍读了点书的,做这件事并不难。计算面积公式跟方法,我都写了纸片,跟王洪王波讲清了。待冬苗种好,他们应该有能力分好村里的自留地。不过你别亏待他们,得给他们记点工分。”
   “这个当然。现在没点好处就使唤不动人。哪像五六十年代的人,做事凭一股子精神气儿。你爸是我多年的朋友,挑这潭湖坝时,他是你们村的生产队长。我们在一起呆过一个多月,那时侯苦呵,干部做什么事都要以身作则带好头,你爸也从不肯落下风。大队组织的做坝队伍,冰天雪地的,可着劲儿干。争的就是那面流动红旗,指挥部的那张奖状。现在变了天,田地都分下户了,生产队也就要垮了。毛主席老人家花了几十年建设的集体为公的思想就要散了。”


intermapper中文官方网站
 
发帖
116
积分
2843
贡献值
24
都币
0
在线时长: 14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05-24
我的老家
阳峰乡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5-02-07
別以为沉寂就是无声,总会有人默默关注。。。
发帖
402
积分
8928
贡献值
184
都币
0
在线时长: 31小时
注册时间: 2014-10-16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5-02-08
亦在关注中,一字不落的品读着……

来自:都昌在线Android客户端


发帖
932
积分
13519
贡献值
436
都币
0
在线时长: 6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2-03-10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5-02-08
回 红尘千色 的帖子
红尘千色:別以为沉寂就是无声,总会有人默默关注。。。 (2015-02-07 22:24) 

大哥,不好意思,浮躁了,让您见笑

发帖
932
积分
13519
贡献值
436
都币
0
在线时长: 6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2-03-10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地下室  发表于: 2015-02-08
回 竹林听风 的帖子
竹林听风:亦在关注中,一字不落的品读着……
 (2015-02-08 10:36) 

姐妹,谢你关爱

发帖
20448
积分
401549
贡献值
715
都币
12
在线时长: 5459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0-29
我的老家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03-17
別以为沉寂就是无声,总会有人默默关注。。。

   ------确实,好文章就是好文章,喜欢这原生态的小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