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30阅读
  • 1回复

小说连载42:鄱阳湖里水飘飘   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932
积分
13519
贡献值
436
都币
0
在线时长: 6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2-03-10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3-01
(二十三)劫杀
   柴刀没了,投钱的地儿没了,娘的一切都似乎没了,还怎么过呵?
   细矮简单的脑子想了整个一下午,就翻来覆去地想着这件事。嫂子端来的米粑他一个也没动。他第一次对这样精美的食品没有胃口。想到嘴角的唾沫不再下滴时,他就恍恍惚惚地走到大堰尾的苦莲树旁了。
   细矮没注意到,黄昏的时侯,远方的堰堤,走过三三两两夏收夏播的村上人;天擦黑后,又走过三三两两的听老汪瞎子鼓书的乡邻。反过来,收工和找娱乐的人们也无人关注到孤坐堰尾的细矮。
   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朦胧的月光下,他像一段没有枝桠的枯树桩。他的眼睛死死盯着残月下的水面。看久了,眼睛似乎有了穿越粼粼波光的超能力。他看见了那把娘交给他的柴刀,静静地躺在水底,刀刃反射着白色的亮光。
   夏虫在棉地里啾啾低鸣,鱼儿在堰里唧唧地啃着水草。水里时不时有扑通的一声响。或者是春山放养的大鱼儿,或者是老堰底留存的乌锂鱼,在捕食猎杀时弄出的大声响。
   一条黑白相间的银环蛇在细矮脚边游走。它嗅到了人的气息。这是一种令它厌恶的气息,就像反过来人厌恶它一样。它没有那么大的口可以吞下人这种食物,人也不敢轻易对它下手。它和人之间就遵守着一种约定: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你若害我,我必咬你。因而人遭蛇咬,往往是蛇的生命受到胁迫的情况下,它出于自卫的一种本能所致。
   绕过了堵路的细矮,银环才往堰里的水草游去。在月光的映照下,它游成一道梦幻般的银线,美丽极了。
   不多时,它贴地而行的下腭骨接受到一种声响,它的舌尖收集到一种美妙的香味。一条大鳝鱼正在岸沿边捕吞泥鳅。黄鳝是银环最爱的美食
   它悄无声息地向猎物靠拢。这时候全然没有了先前的慵懒模样。只见它,静若钟磬,动如弹丸。大口一张,一下准确咬住鳝鱼的头部。牙上的毒液就马上灌注到鳝鱼的颅内。一物降一物,平常人用两只手都掐不住的滑溜的黄鳝。经银环这一咬,就像点了穴道一样,晕晕乎乎,任由摆布了。紧跟着银环牢牢地用身体缠住猎物,伸缩之间,半斤重的黄鳝就逐渐进入蛇的腹中。
   吃饱了的银环明显臃肿,又一道白光缓缓游走。这一带是它的领地,是它自由徜徉的公园和猎取美食的王国。  
   可是今晚,它也不能掌握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它不知道随着另一个强者的长大,疆域在逐渐拓展,早已将它的属地覆盖。
   菜花是当地蛇中的山大王。一条银环的毒液足以一两小时内送掉一人类壮汉的性命。但对这一种颈部以下是美轮美奂的细密菜花,腹部以下是麻袋纹格的蛇老大而言,它的牙齿,它的毒液起不到任何作用。当银环游走到这个庞然大物身边时,就绵软得像一只老虎面前的羔羊,就遭遇了腹中还没来得及消化的黄鳝相同的命运。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菜花吞下银蛇后,正回忆着天赐的美味时,一束天籁之光迷住了它的双眼。
   风光漪旎的鄱阳湖畔,自古以来是水族的天堂。当地把惊蛰前后出现的强对流雷电暴风雨天气,迷信为“过龙”。“好龙高高过,屋里有外婆。”人们唯恐屋顶被龙掀掉,每每这时龟缩在家中用谎言对天祈祷。这龙王可不念及家有老人而变得柔顺。它肆虐摧残,经过之地,穷尽张扬。逐一唤醒贪恋冬眠的手下虾兵蟹将。冬过了,春来了,该兴家振业了。江南水肥草美,食料丰足,水族们不负龙的期望,在这湖域周遭繁衍得兴盛无比。
   春山的四弟宝山种田之余,以捕猎水产为副业。每日傍晚,他东南西北出没于周边村落的田垄堰塘之间。工作五六小时以后,凌晨一、二点返家。背篓渔袋,总收获得满满当当。每每副业的产生的收益,甚至超过主业。
   如果今天不是遇上这一个意外之财,他还会下到堰西边的垄田继续劳作。当头上的矿灯照在四五斤的菜花蛇身上,他的内心一片灿烂。
   白天收割早稻,晚上出得匆忙,没带袋子。原来也计划着早点收工,没想到有福之人不用忙。才寻了唤婆堰东边垄口,要转过堰西时,就碰到了这条稀罕之物。这蛇大的,乍一看让他发怵,再一看让他心花怒放。他立即敏捷地上前一脚踩住蛇身。菜花遭到攻击,回头就咬。但宝山穿着长筒套靴,对蛇全然不畏。踩住的右脚不松,对准菜花的头部,紧跟着又踏下左脚。
   菜花虽然长相凶恶,在蛇群里称王称霸,却是一种无毒蛇。且肉味鲜美,是蛇类内卖价最高的一种。四五斤重的,收购价就在几十元,差不多抵工薪簇近半月的工资。因此农村人一看到它,再也感觉不到它的丑陋。那可是刷拉拉的工农兵呵。有次宝山老婆割麦时捉到一条菜花,人们笑她如待自己前世的老公。因为当时她上身衣服穿得单薄,捉蛇时却奋不顾身地扑在蛇身上。蛇是乖乖就擒,但亲密接触的晃荡大奶子,却被蛇生生地爱下一块肉来。
   宝山腾出右手麻利地捏住蛇头。蛇大力猛,宝山不敢大意,又用左手相帮着反向拿捏,菜花挣扎不脱,就用长长的身子紧紧缠缚住宝山的双臂。宝山持妥了,心里美滋滋地想“今夜有了这收获,可以回去睡大觉了。”
   如果宝山再往前走,就可以看到坐在苦莲树东边的细矮;如果细矮不想心事,就可以看到发生在眼前的弱肉强食全程,可以欣赏宝山高超的捕蛇技艺。结末是谁也没有影响谁。宝山心满意足地操蛇回家,细矮则继续他简单的心事。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下弦月挂在西天,细矮朝自家的村落望着。大矮的新屋在闹梁,大瓦的灯泡发着耀眼的光芒。远远地传来“咚咚”的鼓点声,老汪洪亮而抑扬的鼓书唱腔,在空旷的静夜里也清晰起来。大矮一家子沉浸在新居落成的喜悦之中,细矮却成为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色。
   细矮平日也爱看热闹,他并不置身于热闹当中。因为自己丑陋不堪的面目,怕遭到大人的取笑,受到小孩的欺侮。他总远远地站在热闹之外,远远地看着。也不想弄清热闹的原委。也弄不清热闹的原委。那么看着就是一种无比的快乐。可今天,热闹就在自己居住的屋边。是自己亲人的事,他却没有想去看着的欲望。甚至那个被扒了存钱小洞的耳房也不愿回。今天是他的灾难之日,一天之间,娘留给他的两件念想的东西都失去了。柴刀没了,积钱的地儿没了。
   月儿西斜,细矮的身影正好落在苦莲树的阴影里。当他再次抬头时,却见不远处的堰堤上俳徊着一个白色的身影。
   那是一个女人。那身影,那身形,那走路的姿态,细矮再熟悉不过。他想起了糖的味道,想起了站成一排挨训斥的魏虎和几个村上学生。自那次被魏虎欺负以后,细矮仍然有时还经过学校的附近。但没有再像那次一样,贴着教室窗口看老师讲课。但学校没有围墙,他有几次还是看到了那个感觉像妈妈的熟悉身影。
   “妈妈,妈妈,”细矮心里默默念着,但没发出声。他又望向水面,月光更加的明亮。鳞鳞的细波闪烁着金光。在那金光之中,赫然立着一个禁渔木牌。而那有木牌地方,似乎就是春山扔下他柴刀的地方。细矮在那金色的亮光之中,更清晰地看到那把陪伴他七八年的柴刀。
   一声巨大的“扑通”水响声,惊醒了遐想中的细矮。他分明看到一团白色飘落在唤婆堰的水波里。金光不再,柴刀也立马消失了,只见那白色沉了下去,一会儿又在渔牌边浮了起来,接着又沉下,再浮起。
   “妈妈,”这次他喊出声来了。他连忙滚爬着起身下到苦莲树墩,再下到堰里。他不会游泳,只小时跟大矮在浅水沟里狗刨过几次。可今天心里想着妈妈,不知身上哪儿迸发出来神来之能。他由一个傻子一下子变成了天才。他居然很快游到了就要沉入水底的人儿身边,拽住了白色的衣裳。抓住了渔牌,看清了苦莲树方向,他很快就蹬了一脚渔牌往回游。就在他的力气将要用尽时,他的头居然被堰岸边的土疙瘩撞了个结实。他抓住了树根,再费了很大劲把女人拉上了苦莲树墩。他累坏了,喘了一老会,力气才完全恢复。他突然感到无比的兴奋,原来在水里捞东西这么容易呵!
   渔牌歪歪扭扭仍然立在水中,粼粼的波光仍然散发着温馨的金色光芒。他朦胧中又看到了那把柴刀静静地躺在水底。它似乎触手可及,看着看着,细矮又似乎受到了什么的召唤。再一次下到了堰水之中,再一次向禁渔牌而去。可这次,没游几下,他就感到了腹中剧烈的饥饿。他张口喝了一口水,水真甜呵!他一开始享受快乐,手脚就忘记了运动,才发现脚下没有依凭。他挣扎了几下,水开始不断从口里鼻子里灌进去,他感到难受,不想喝水了。但不由他不喝了,他的手居然再次触到了渔牌,但这次渔牌在他的紧抓和挣扎下却彻底浮出了水面……



冰点还原精灵官方网站
 

发帖
20448
积分
401549
贡献值
715
都币
12
在线时长: 5459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0-29
我的老家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5-03-19
傻傻的、可爱的、可怜的细矮!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