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46阅读
  • 5回复

[地方文化]传家训扬新风之120 | 万户镇东岸咀余村:陶瓷老艺人余式栋的多彩人生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70828
积分
685555
贡献值
10516
都币
0
在线时长: 5696小时
注册时间: 2014-12-02
我的老家
三汊港镇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9-12-06

        2019年冬季的景德镇热潮涌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考察景德镇,寄语“创出千年瓷都新风光,打造国际瓷都”。李克强总理提出要传承工匠精神,用工匠精神传播陶瓷文化。从都昌县万户镇刘仲村委会东岸咀余村走出去的余式栋(1910-1989),当年号称景德镇填色“第一笔”,他是瓷都“工匠精神”的杰出代表。关于他的生平几无公开文字资料载录,我们试图通过文字,给陶瓷老艺人余式栋勾勒出多彩的人生画像。
                    
         学艺少年
        余式栋出生于1910年,是年为清末宣统2年。两年后,中华民国成立。算命先生说余式栋命相缺木,父母又给他取号“金木”。余式栋家境贫困,父亲是在鄱阳湖上帮人驾船的一个渔工。家中的一幢老屋不只简陋,而且穿堂而过的是村上的一条“公路”,白天是不能关闭门户阻隔人通行的,村民要从此特殊“屋巷”通往祖祠。
  余式栋兄弟两人,弟弟在8岁时不幸溺水身亡。余式栋这个家族数代单传,在弟弟夭折后,余式栋又成了维系家族繁衍的“独苗”,所以尽管家贫,他还是被送入村上私塾读了三年书。在他11岁那年,父母送他到景德镇学艺,师傅是万户陈家人,是余式栋的姨父辈,同拜一师的还有另一个沾亲带故的少年。入门的瓷艺便是画彩。那时学徒是很苦的,每天晚上,师傅总会拿个尺子击敲伏在板凳上徒弟的屁股,警示学徒不能偷懒,要用心用功。余式栋日后的填彩“ 童子功”就是这样练就的。

        学满三年,按学制可以辞师了。悟性极高的余式栋在谢过师傅的第二天,揣上积攒下的一块银元,买了三件白瓷胎的茶具,画上填彩的花草,摆在陶瓷集市的一角守待买家。当天上午,一英国人在摊位上把玩了一阵余式栋的“处女作”后,咧嘴笑了。英国人不会中文,他伸出九个指头,示意要买下三件茶具。余式栋反问:“九块?”并摇了摇头表示不卖。那英国人有些着急地也摇了摇头,将九个手指头在空中有力地震颤,余式栋反问:“九十块?”英国人连连点头,并伸出了大拇指。这是余式栋甫一出师发的一笔大财,时年14岁。                                      
        尚武风骨
             余式栋习过武,且有一身好功夫。
        余式栋有四招绝功。一是“长巾绕”。他挥舞着湿长毛巾,防——可以将对方刺杀过来的枪矛卷离;攻——可以以巾作剧烈鞭抽。二是“二指功”。他伸出右手二指,力透身背指向对方眼睛,眼眶顿觉陷洞;指向对方胸脯,顷刻闷过气去。三是“金枪手”。他抄过对方脖子,用大拇指顶住咽喉,能让仇者立刻毙命。四是“反手扭”。他运转腕力,可将对方手臂反扣,动弹不得,束手就擒。
        余式栋年轻时怀了一身武功,不只自己“上镇下乡”不惧打劫强盗,而且在景德镇帮瓷行做过一阵护镖。说是一次押了一船瓷器到万年,当地地痞挑衅寻劫。余式栋吼出几句江湖话:“此饭不是饭,胡威卖人头,寻法犯!”这情景有点像《智取威虎山》里的一个剧情。杨子荣入得威虎山,座山雕带众匪徒溜出一句:“天王盖地虎!”杨子荣答:“宝塔镇河妖!”暗号对上便无虞。万年的罗汉对江湖之人余式栋抱拳而退。

        余式栋的家乡东岸咀也是他仗义打抱不平的一方舞台。村上与周边有湖域争执,少不了请回余式栋凭义勇压压台。说一次刘山村“ 赌戏”,台上演戏,观者云集,云集的观者也有在台下摆桌赌钱的。东岸咀一个叫余顺坤的人,在赌桌上输了个精光,还欠着一身的赌,同桌的赢家要扒了余顺坤的皮惩儆。余式栋挺身而出为同族的余顺坤讨公道,斥责对方不人道,钱掏尽了,衣服还要扒光?对方仗着势众,掷上拳来。余式栋抓起一条板凳 ,气贯满场,对方30多人,无人敢上前硬拼,解了围的余顺坤早已逃之夭夭。
        填色绝活
       余式栋的盖世功夫,当然不在武功,而在陶瓷填色技艺。
  景德镇的陶瓷艺术“七十二套功夫”,一套有一套的真谛,每一个人都不可能尽精其道。秉承了术有专攻,每一个人都只能在其熟悉的领域呼风唤雨,树起大纛。余式栋独具匠心的是为陶瓷画作填色,添其斑斓。

     余式栋的绝活表现在运笔的架式上,就让人看得眼花缭乱。面对一件瓷画需要着粉彩,面前是调配的五颜六色的色料格,余式栋不是手握一支笔蘸着细抹,而是右手叉同时夹两支,多的有三支,眼疾手快地蘸着需要的粉料而施色。在色料的配制,填色的浓淡、深浅、杂糅上,全凭一已之感悟。填色的过程倘是“踌躇”,见深化浅,见浓化淡,看似施补,实则留下了色料不匀的凹凸,尽管肉眼发觉不了,但烧制出来后会呈现几份粗粝。余式栋填色是一气呵成,铺料匀称,瓷面就是用放大镜去窥测,亦见腻滑。这“一笔过”堪称绝招,更绝的是“初朴终精”。余式栋填完色,在未入炉烧制前,绝不图华艳,经淬火色料起化学反应,出窑后的效果皆是众人称誉。余式栋刚出道时,有一次窑里烧制一批填过色的产品,出炉后众口一词说好的一件,领导问是谁填色的,余式栋自信地说是自己填色的。领导不信,入窑前并不入眼呀,怎么出窑特别靓眼?于是命众人重填色一批瓷器,且署了名,编了号,窑成出瓷时绝无混淆,称奇者果然是余式栋填色的瓷品。
  景德镇陶瓷艺术的长河里,有一叶叫“567瓷”的靓丽风帆。“567瓷”指上世纪50、60、70年代出品的陶瓷产品,在“567瓷”的时代,有一个叫轻工部陶瓷研究所的陶瓷艺术研究机构,几成瓷都陶瓷艺术迈向当代高峰的集结地和出发场。这家陶瓷所创建于1954年,是全国陶瓷行业唯一集技术与艺术为一体的部属专业研究所,当时聚集了景德镇陶瓷艺术界的最顶尖的人才,既有一代宗师式的“珠山八友”年龄最小的刘雨岑(出生于1904年),也有“珠山八友”享有盛誉的一批嫡传弟子,还有初出茅庐的艺坛新秀。后来如雷贯耳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恩怀、王锡良、侯一波等都囊括其中,而都昌东岸咀人余式栋也以一流的填色匠艺跻身陶研所这支队伍,与那些当时大师级人物和后来成为大师的人物在一个单位工作,有的就是面对面的同事。余式栋比王锡良、王恩怀等要大到一轮的年龄,享受“大哥级”的礼遇。这些年轻人都向余式栋学习、切磋过填色技艺,以至后来不少大师的代表作、成名作在填色上都留下了余式栋的笔墨。填色只是陶瓷艺术品中的一道艺序,所以诸如景德镇奉献给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等重要场所的大型壁画、高档瓷品,也许都留下了余式栋填色的得意之笔,他从不署名,从来是“幕后英雄”。据说余式栋被选入创作毛主席纪念堂壁画创作组填色,是经过了三轮比拼才出线的。从初选24人,到淘汰至7人,再到他独入,在景德镇参与填色创作,一画就是一年多。

   在景德镇陶瓷艺术填色界,早期有“三支笔”之称,余式栋当然是其中响当当的“一支”,其余两支无考,更有行内人赞誉余式栋就是那个年代景德镇陶瓷填色艺术的“第一笔”。典型场景的标证是,余式栋与同时代的陶瓷名家几乎都有过合作,大师们的一些精品中留下过余式栋的填色之彩。那个年代到景德镇视察和观摩过陶瓷艺术品现场创作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如朱德、邓小平、郭沫若等都当场赞赏过余式栋的填色之胜。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余式栋所在的景德镇为民瓷厂开发了金菊杯、直纹杯等高档盖杯类新产品,被国家有关部门选为接待用瓷,从此,被人们称为“尼克松杯”。“ 尼克松杯”由秦锡麟大师设计器型,余式栋就参与了“金菊着色”。出生于1942年的秦锡麟,1988年被授予“中国工艺 美术大师”,曾任景德镇陶瓷学院院长。比秦锡麟要大32岁的余式栋可说是他的父辈,余式栋的孙子余国良老人回忆 ,秦锡麟早年租住在东莲花塘,离为民瓷厂很近,余式栋让余国良给秦锡麟帮忙搬家,秦大师有个乳名叫“丫丫”,身边亲近的人才这么亲昵地叫。
       严师高徒
  在“文革”期间,景德镇陶瓷艺术远行的风帆曾一度阻于途,标志性的事件是1968年景德镇陶瓷学院和轻工部陶研所撤销。其时,部分教授和名家调入为民瓷厂,为民瓷厂的美研室可说是人才济济,胡献雅、黄海云、章鉴、王希怀、秦锡麟、王恩怀、侯一波、吴胜华、余式栋、袁世湖等22人齐聚,从事陶艺研制。为培养充满活力的新生力量,“文革”后,名家带徒,渐成风尚。余式栋在艺术瓷厂、为民瓷厂工作期间亲授了50多个“徒弟”。胡春根是余式栋在轻工部陶研所带的一个弟子,他对余式栋先生的评价是“高德严师”。

  1941年出生于景德镇的胡春根是江西进贤人,1958年景德镇陶瓷学院首届毕业后,进入轻工部陶研所,拜余式栋为师学习填色。胡春根现为江西省高级工艺美术师、国家一级美术师,老人在景德镇“中国陶瓷城”开了一家“胡春根陶瓷艺术”馆,由王锡良题写了馆名。胡春根在陶瓷艺术界的绝活就是“青花+粉彩”,而一流的粉彩之功,就得益于余式栋先生在陶研所手把手的教诲。1965年前后,胡春根离开陶研所调入新华瓷厂,其时,师傅余式栋调入为民瓷厂,胡春根遇到精品需填色,都是请教余式栋先生。1970年初,胡春根画了一幅粉彩老虎图,自己填色就是达不到理想状态,他只得向师傅余式栋请教,得先生指点而虎虎生威。胡春根画“走兽”在艺坛颇有名气,特别是猴图,灵气毕现。他揣摩余式栋先生对他画虎填色的指点,旋即画了幅猴图,被上海博物馆收藏。
            
         晚年身影
        余式栋1989年农历正月初二在生他养他的家乡东岸咀村溘然长逝,至今已逾30年了。余国良忆及爷爷的的音容笑貌,仍历历在目,心生崇敬。余式栋生育一子三女,儿子余昭宽(小名早生)抗日战争时期,曾随父在景德镇学填色,已是有模有样的匠工了。一次日本侵略军的战机轰炸景德镇,全家人差点丧命。余式栋惧怕其独子留在镇上性命难保,于是将儿子余昭宽、儿媳卢银荣送到东岸咀生活,躲过乱世之劫。余昭宽回家务农务渔,做过生产队的会计。1965年因渔耕劳累过度,引发肺结核病,39岁时壮年早逝。

    孙辈余国良、余长娥在东岸咀传承家业,夫妻俩与晚年的爷爷余式栋接触最多。余式栋从为民瓷厂退休后,作为特殊人才仍留用十余年。年逾七旬后在景德镇生活,暮年回到家乡东岸咀,度过了人生最后的3年温馨时光。余式栋有湖边人的剽悍之性, 家中晚辈平日里都顺着他,不去忤逆他。余国良回忆,他同爷爷在景德镇生活过一阵。他们住的房屋门前的流水沟堵塞,成了一条臭水沟。一天雨歇,余式栋带着余国良手忙脚乱的干了大半天,疏通流沟,做了件有益邻居的好事。干完之后,他高声嚷叫,责怪邻居的不勤,惹得好事也没让大家高兴起来。余式栋刚烈性格也表现在填色创作上,要是填色达不到他期望的境界,发起躁来他可以把手中的毛笔戳瓷面弄秃来。究实余式栋也是个急中有细的人。有次余国良与爷爷同逛街,余式栋捋下一串树叶端详,说要观察叶子的叶脉和颜色,填色哪是轻而易举而就的,生活积累很重要。

更多内容请往下浏览

来自:都昌在线Android客户端

2条评分积分+340
都昌零距离 积分 +40 加分专用:支持在线分享精神。 2019-12-06
鄱阳湖 积分 +300 加分专用:支持在线分享精神。 2019-12-06
intermapper中文官方网站
 

发帖
70828
积分
685555
贡献值
10516
都币
0
在线时长: 5696小时
注册时间: 2014-12-02
我的老家
三汊港镇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9-12-06
  余式栋1979年在他跨入古稀之年时,生过一场大病,病到水米不进,打点滴也不受水,眼睛蒙上灰暗,已是气息奄奄。当时为民瓷厂为抢救老艺人性命倾尽全力,请了一位景德镇 三院的余姓女医生把诊,说是肺癌,几无可愈。为民瓷厂很是尽心,准备了精品瓷器带到上海联络,诚意访找名医就诊。厂领导征求余式栋子孙意见,家人没同意远诊,担虑老人坐飞机的气力都没有而客死他乡。后来,是医院的一个30多岁主攻中医的罗医生,察看了X片,发觉十二指肠部有个阴影点,诊断是肠道上的毛病。罗医生大医精诚,开了一帖中药,余国良花了四毛八分钱从药店抓来三副。真是“药对方,一口汤”,一副中药服下去,余式栋当天主动要面食吃;第二天服下一幅,药到病除。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国粹神奇无比,一如挽救他生命的中医,亦一如他炉火纯青的填色瓷艺。
  余式栋学徒出身,只读过三年私塾,作为一个陶瓷老艺工,对填色瓷艺他没有高深的理论体系作支撑,凭的是丰富的实践积累。他与王锡良、张松茂、秦锡麟等大师的合作,也只体现在幕后的填色工艺上。所以,评定高级职称、作品获得大奖始终方面一直是老艺人的短板。

发帖
70828
积分
685555
贡献值
10516
都币
0
在线时长: 5696小时
注册时间: 2014-12-02
我的老家
三汊港镇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9-12-06
        余式栋的长曾孙余传红1986年九江师专毕业后,因为照顾曾祖父的缘故,要求分配到了当时的景德镇商业学校,与晚年的曾祖父在一起生活过多年。余传红见过余式栋有过一本高级工艺美术师的小本证书,大概是早年景德镇市填发的。余传红刚参加工作时,曾祖父教导他要按时上班,把工作摆在第一位。上班后不但要打扫自己的办公室,还要帮同事擦抹办公桌。教的都是一些朴素做人道理。余式栋以他的傲骨柔情,施爱于他人。村上余晓霞、余传雨兄弟从小家境贫寒,余式栋将兄弟俩带到景德镇学徒谋生,后来余晓霞、余传雨成就一番人生,分别就任景德镇市财政局局长、市科委主任。余晓霞对东岸咀村建小学、兴水利的项目上多有携助。村上小学教学楼取名“黎明”,即是通了“晓霞”其名之意。余传红听曾祖父讲过他最为荣耀的一件事。1975年初,景德镇为毛主席生产了一套生活用瓷,采用高白釉工艺,具有“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馨”的特点,工程代号为“7501”。余式栋参与了“7501”工程,还得到过一幅来自京城的勉励之词“余式栋同志:希你再接再励,精益求精”。(一说是毛泽东主席亲笔题书,原件已失)外加300元钱奖金和一支金星钢笔。
        余传红也听余式栋老人讲过他的人生磨难。1965年前后,余式栋作为“艺术权威”停了工资,被派到当地煤矿参加挑煤渣的生产劳动。挑煤的工具是尖底桶,因放置不稳容不得半途歇息。那时不但劳动强度大,而且生活条件艰苦,捡地上的烟蒂一解烟瘾。晚年的余式栋对政治运动留有阴影,性格变得谨慎起来。晚辈劝他退休了为家里人留下填色的精品瓷器传代,他正色道:人不能有私心,那是“资本主义思想”,我们更不能做犯法的事。为民瓷厂留存有余式栋的20余件艺术精品用于国内外展览。余式栋一直喜酒,每天中、晚餐总要喝上两盅。晚年回到故乡东岸咀,喝的品牌是“李渡高梁”和“襄樊大曲”。在1989年戊辰年的春节前,老人因高血压引发中风,不到一个月在家乡辞世,享年79岁。

         一代陶瓷艺人悄然而逝,他的人生底色在家乡鄱阳湖的碧波里映照,也在千年瓷都的烈焰里闪烁。(九江都昌发布 文/图汪国山)
1条评分积分+80
田畈人 积分 +80 加分专用:支持原创帖子。 2019-12-06

发帖
41883
积分
8184485
贡献值
313
都币
10
在线时长: 21979小时
注册时间: 2006-07-02
我的老家
周溪镇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9-12-06
加分专用:支持在线分享精神。

发帖
5048
积分
126978
贡献值
1208
都币
0
在线时长: 3581小时
注册时间: 2012-09-03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地下室  发表于: 2019-12-06
加分专用:支持原创帖子。

发帖
23246
积分
270499
贡献值
11190
都币
0
在线时长: 2618小时
注册时间: 2008-10-17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9-12-06
加分专用:支持在线分享精神。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