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40阅读
  • 11回复

[散文]老屋情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860
积分
32839
贡献值
509
都币
0
在线时长: 73小时
注册时间: 2016-04-05
我的老家
鸣山乡
— 本帖被 好好活着 设置为精华(2018-07-21) —
                          老  屋  情
                                    (韦海英)

         一座坐东向西的三进厅的老房子象一头高大威猛的狮雄踞守在小河的岸边,几十年过去了,在岁月的洗涤中变得支离破碎,尽管在祖辈们反反复复修缮中能遮挡风雨,后来随着人口鼎盛,老房子再也容不下一大家子的人了。那些叔伯兄弟及太公下来的人都各自建了新房,搬了出去住。房子渐渐破败不堪再也无人问津。
        听说这座老宅子是爷爷的爷爷所建,大村子里的房子大概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而我家的宅子最多只建了五,六十年左右,里面住的都是曾祖父身下的直亲:三个儿子:爷爷、坤子叔公、均火叔公。三兄弟结婚之后,爷爷生有四个儿子五个女儿;坤子叔么生有两儿一女;均火叔公生有一儿两女;到后来就是父辈们结婚生仔,生了我们这些孙辈一大群,宅子热闹拥挤可想而知。
      随着人丁不断壮大,三合院宅子也慢慢被扩成了四合院,世世代代在当年有限的条件里,兢兢业业鄞守着老宅,日 复一日,年复一年,慢慢地 随年代的变迁和人民生活的富裕,一房一房的父辈挣到了钱就另建起了新房,搬离了老宅,到最后搬的只剩没成家的堂伯父和他妈。在五年前,堂伯父他们母子俩相继去逝,老宅子也就变成了明副其实的空宅。
      每天跟阳光、空气、雨水、小鸟、花草树木作伴,这老宅里平常最大动静的就是那些小鸟了,也只有小鸟能给老宅带来一线生机,或许小鸟喜欢这里的土砖灰瓦与宁静吧!睛朗的天气,小鸟总喜欢站在灰瓦栋梁上不停地歌唱,不停地跳跃,不停地来去飞翔,好像那里就是它们的天堂,与任何人无关,还有那顽皮的清晨旭日,每次光顾都要从东到西朝着老宅环视一周,给老宅除菌、去湿。池塘边的菜畦早已变得荒凉、杂草丛生,只有旁边的苦恋树与竹林随风摇曳,发出〞吱吱〞的响声。房顶上的袅袅炊烟已经不复存在,虚掩的木门已不再有人回应,它只是一座寂寞的老房子。
      这里就是我小时候的家,爷爷、奶奶在这里渡过了一生;父辈们在这里结婚生仔;我们孙辈们在这里渡过了童年、少年
     四合院大门正中是两厅,中间隔一路天天井,下厅放着一辆大型木造风车,那是庄稼人不可缺少的工具,每次丰收的粮食晒干都要经过风车加工过滤,才得于存放。上厅是祠堂,厅的正中挂着神位牌,牌的下面摆着三个香炉钵,那是长辈们过年、过节香烧拜神祭奠祖宗的地方。天井的左边是小叔公家建得炕灶,那时叔叔做小生意,他就是利用这个炕来烤花生、大蒜用的。从侧旁隔门进去就是上下各两间房间,中间隔着一个露天天井,天井的左边就是三叔公家的厨房,在这个院子里三叔公家有两个房间和一个厨房,因此,他们一家大多都是聚集在这里生活。当然,这个院子也有三伯父家和堂伯父一间。大厅天井右边是一架石磨,每逢过年过节就可以看到伯、婶们轮流堆石磨的身影,在那个困苦的年月,吃肉对我们来说是件很奢侈的事情,而大豆是我这边的特产。农村人不缺黄豆,石磨无疑是给我们增加美味佳肴的重要工具了,小时候吃的最多的就是妈妈做的香嫩可口的豆腐,现在想起来真让人垂涎三尺,只可惜现在很难吃到那个味道了。随着现代机械化的发展,石磨也早已失去了踪迹。在这旁边也有一个隔门,里面也是上下各两个房间中间隔着一个露天天井,这里有三叔公家一间,三伯父家两间,二叔公家一间,天井的右边还有个隔门,它通向另一座院子,这座院子是并排着的七个房间围建而成的,它有一扇与大门并排的小门。我一家与二叔公家大多都聚集在这里生活。
     都说往事如烟,如烟的往事一旦触碰到了,记忆的闸门就像大江大海排山倒海地翻腾,像放电影般一幕幕在脑海里不断闪现。
      在一个阴暗的正方露天天井的一角,在一张古老的四方木凳上,经常呆呆地坐着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奶奶――那是我的曾祖母。天天经过曾祖母面前,都会触动我那根好奇的弦,这里既没有阳光又没人陪她聊天,她坐在那里干嘛呢?有一天实在拗不过好奇心,就问曾祖母〞阿白,你天天坐在这里干嘛呀?〞〞唉!重缅、重缅,白缅、白缅〞曾祖母忧郁地说。于是一群年幼的顽童就当歌谣般在那里学开了:唉!重缅、重缅,白缅、白缅;重缅、重缅,白缅、白缅……孩子们嬉戏着,天井里顿时增添了几份生机,曾祖母的脸上绽开了花,露出了满满的笑客。从此她的视线就跟随一群顽童转,小孩的欢乐就是她的欢乐,情绪也变得喜悦起来。
      一天,远远地听见天井那边传来曾祖母的叫喊声〞阿海,这里有几个饼给你吃。〞〞不准去,老人的东西不干净〞舅舅站在离曾祖母不远处喝斥着,当时年幼的我被吓懵了没敢去拿(那时妈妈忙农话,叫闲赋在家的弟弟过来照顾我们。舅舅的专横跋扈,导致我们那时过得挺难堪得),我想那时曾祖母思想是如何的一种触动啊!她肯定伤透了心。
      曾祖母很年轻的时候就守寡了,听说小叔公还是个遗腹子,曾祖父三十多岁就去逝了,曾祖母先后生下三个儿子,后面还捡了两个女儿回来养,其中一个女儿是跟香港家人失散了,那时是战乱年代,这种事屡见不鲜。曾祖母谋生活那时应该是佃农时期,一个女人在那个时候,抚养着五个孩子,那是一种怎样的困难呀!
      如果将曾祖母的人生集成一本书的话,那里面的故事情节、遭遇与磨难应该可以集成厚厚的一本书了。只可惜,那本书如果曾祖母是那饱经风霜的封面,却缺少了深沉、浑厚的封底,那也算不上一部完整的好书。
     曾祖母烛光褪尽之前,所缅怀的过去,应该够她缅怀些时日了。是啊!重缅、重缅,白缅、白缅,缅怀过去又有什么用呢?该过去的都过去了。
在曾祖母隔壁房,自从奶奶带着小姑搬到二伯父家后,爷爷就住了进来,这时的爷爷已七十岁左右,干不了体力活了,而曾祖母也早已离开了人世。
     因此,在一个朝西的窗户旁边,在晴朗的日子里经常可以看到一位撑着拐杖、躬着身子的老人,坐在一张靠背的竹椅上,慈祥和蔼地面对着落日――这就是我的爷爷。春冬坐在那里晒太阳,夏秋坐在夕阳下乘凉。看着孩子们在田野里忙碌,庄稼由返青到丰收的情象;看着孙子、孙女们在院子里,在田野上奔跑、嬉戏的身影;看着那白茫茫的暮色缅怀过去;看着周遭花草树木的成败,小鸟在空中飞翔,燕子站在电线上唱歌,鱼爆〞砰隆〞一声在河膛里炸开了花,抛在半空中。
     走近爷爷当年坐立的地方,我仿佛又听到当年那个和善的男中音:〞海,又报名了,来,将书给我看看。〞我将书递过去给他,他翻翻书本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唉!又加深了,要努力哦。〞
      那是学前期,一天,家里来了个挨村挨户动员家长要将适龄小孩送学校读书的小学老师。他坐在爷爷房间问:〞你们这里有满七周岁的小孩吗?要送去学校读书咯。〞爷爷看了看我对爸爸说:〞是呀,阿海都满七周岁了,应该送她上学了。〞〞嗯!〞爸爸像接到了命令一般。老师走后,爷爷走到我身边高兴地说:〞海,要去读咯。〞那样子看起来比我还兴奋。读学前班一年后,无意间又听到爸爸在爷爷房间跟爷爷商量:〞学前班跟一年级一样的,看起来她什么都会了,是不是考虑让她跳级?〞〞不行的,让她慢慢读〞爷爷严肃地对父亲说。
      小时候没有电灯,晚上都是用煤油灯。那时爸爸在厨房对面的阳台上建了个鸡舍,上面都是用水泥石灰铺筑得,坐在上面宽敞、舒服。在晴朗的夜晚,姐姐经常会点着煤油灯趴在那里做作业。于是,我也拿起姐姐废弃的作业本,撕成一页一页,在背面学着写汉语拼音和阿拉伯数字。我照着姐姐的样子一个字一个字的写,一次不小心将纸拿反了,唉!这不是另一个字了吗?比如u和n,Z和2,W和M等,我欣喜若狂,很快就学会了全部汉语拼音和阿拉伯数字。由于我平常写字做作业不光为完成任务而写,还会辨字形结构,所以学习起来比较轻松,在今后的读书生涯还成就了一手较好的文字。
      由于没电灯,晚上妈妈都会早早的做饭,在炎炎的夏日,一家人吃过晚饭后,聚在宅子门口的大余坪,在月光底下乘凉。姐姐搬来草席铺在地上,我们几姐妹坐在上面,听姐姐在学校学来的歌谣:啦……啦……我是买报的小行家,不等天明去买报,一边走一边叫,今天的新闻真正好,七个铜板就买两份报……;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那什么背上小书包,我去上学校,天天不迟到……
      听着姐姐一遍一遍地唱,慢慢地自己也学会了不少歌谣。有时候,也会跑到三伯母房里听她讲〞蛇精和村姑娘〞的故事,她讲的有板有眼,详略得当,生动有趣,因此我们也乐于听她讲故事,从中获益也不少。除此以外,小伙伴们还会一起做好多游戏:比如,足迷藏、玩过家家、跳方格、跳满天过海等等。
      那个时候没有电视,我们也只能自己自娱自乐,后来邻居阿镇叔结婚,新娘的娘家给置办了一架黑白电视,于是一大群孩子就朝他家奔跑,将他家挤个水泄不通。第二天晚上,大村子里‘小流氓’阿迟古就拦在他家门口,说不满十五周岁不准进去看,我们只好望而兴叹。
      到读二、三年级时,大村子有好几家都有了电视,有的同学家也有。于是,到了晚上,我们就摸黑绕过一片庄稼地到大村子的同学家去看。春夏秋冬风雨不改,寒冷时就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往外跑。开始堂妹跟我们一起摸黑去看,或许堂妹害怕黑暗,在黑暗之中受到什么刺激了吧!堂妹竟然无然无故患上了神经多动症:头和手脚不停地晃动。好在休学半年之后慢慢治愈,真是造化弄人,祸福难料!
      后来,爸爸将卖大蒜得来的四百元,咬一咬牙,狠一狠心买回来一部十四寸黑白电视,从此,跟过家过村看电视划上了句号。
     远去的故事,远逝的时光,虽然早已消逝在历史的长河里,但是那份温馨与美好,那份纯真与淳朴却永远印在脑深处,形成了一种美好的记忆,在独处时一一闪现在眼前。老宅,虽然已经成了一座无人居住的空宅,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还会被拆掉,但是那些蕴藏在老宅的故事却永远隽刻在我心头,温暖我一生。







[ 此帖被情满鄱湖在2018-07-26 09:10重新编辑 ]

来自:都昌在线Android客户端

2条评分积分+163
好好活着 积分 +63 老屋见证了一段沧桑岁月,见证了童年的温馨与美好,感谢分享美文!! 07-21
鄱阳湖 积分 +100 加分专用:支持在线分享精神。 07-20
冰点还原精灵官方网站
 

发帖
5300
积分
188833
贡献值
138
都币
6
在线时长: 786小时
注册时间: 2010-03-17
我的老家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7-20
有都昌妻子写的莫?分享分享,比一比。

来自:都昌在线Android客户端


发帖
31177
积分
6294809
贡献值
307
都币
0
在线时长: 15114小时
注册时间: 2006-07-02
我的老家
周溪镇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7-20
加分专用:支持在线分享精神。

发帖
1385
积分
45552
贡献值
19
都币
3
在线时长: 3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04-05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7-20
但是那些蕴藏在老宅的故事却永远隽永在我们心头,温暖我们一生。
发帖
10
积分
25
贡献值
3
都币
0
在线时长: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07-20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地下室  发表于: 07-20
不错的一篇怀念性散文,读来感到很温馨。如果再把里面的人物刻画细致一些,效果会更好点。

发帖
5603
积分
32656
贡献值
782
都币
0
在线时长: 524小时
注册时间: 2008-07-16
我的老家
大树乡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7-20
     赞赏

发帖
3164
积分
14447
贡献值
295
都币
0
在线时长: 1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03-15
我的老家
左里镇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7-20
文笔娴熟!

发帖
246
积分
1040
贡献值
8
都币
0
在线时长: 11小时
注册时间: 2017-12-05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7-20
    

发帖
238
积分
1810
贡献值
174
都币
0
在线时长: 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12-09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7-20
杨大哥棒棒的,嫂夫人也棒棒的,哈哈哈哈......

发帖
1667
积分
10447
贡献值
364
都币
0
在线时长: 4小时
注册时间: 2017-03-15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7-20
  点赞!

来自:都昌在线Android客户端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