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1阅读
  • 2回复

不可思议:黑帮团伙竟与“官方”做截访生意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2979
积分
44538
贡献值
563
都币
0
在线时长: 1708小时
注册时间: 2012-09-03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在于欢案中,吴学占团伙成员拘禁、侮辱苏银霞、于欢母子,令人震惊。然而,早在于欢案案发2年多前,该团伙成员用同样的恶劣手段侮辱另一名女性上访人员。
    据起诉书,2013年12月,因冠县东古城镇古北村村民王某某持续信访,时任冠县东古城镇镇长武德明(另案处理)安排吴学占对其看管控制。同年12月9日19时至20时许,在吴学占的指使下,杜志浩(已死亡)伙同被告人郭彦刚、郭树林、吴风磊、杜建岗身穿迷彩服、戴头套,驾车前往冠县东古城镇古北村,翻墙进入该村村民王某某家中,用透明胶带将王某某捆绑,强行拘禁至冠县东外环中海达集团公司一处废弃的办公室内。期间采用扇脸,脱去王某某衣服,捆住其双手吊离地面等方式对其进行侮辱和殴打,直至12月12日深夜将其放回,时间长达80小时左右。为阻止王某某继续信访,他们以强制方法拍摄王某某裸体视频。
    4月11日下午,现已年过五旬的王某某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称,她是刚从北京上访回来被绑走的,她的描述比起诉书所呈现的更为不堪。“他们尿了半矿泉水瓶的尿逼我喝,不喝就用电棍打,我被迫喝了几口;他们把我所有的衣服扒光,拍隐私部位,说送到我儿子的老丈人那去;他们叫我光着身子,扭屁股唱歌;拿枪顶着我,把我整个人捆起来,倒插到水桶里……我求他们,说我不想死,再也不上访了,钱不要了。后来他们又挖坑抬我去活埋……”王某某说,脱离他们的控制后,她报了警,但警方作了笔录后就离开了。因为打骂她的人都是蒙面的,她弄不清是谁干的。但她怀疑过是镇政府的时任主要领导指使。此后8个月她没有再去上访。直到2014年秋天过后,她才又去省里上访。
    2017年8月4日,东昌府区公安局通知她,案子破了,她都不敢相信。她说,她听过吴学占的名字,知道他是“黑社会”的。
    知情人士透露,2013年下半年,吴学占团伙曾想过做截访生意,从北京扣一个上访人员,问政府要3000元,送一个回当地,要5000元。他们先拿上访最频繁的王某某开刀,拿下最硬的,以后就知道怎么对付上访户。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吴学占正与东古城镇时任主要领导打得火热。
    2017年3月29日,时任冠县东古城镇镇长的武德明曾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309国道东古城段边曾有一块空地,是一个闲置大坑,在规划里属于“有条件的建设用地”。县里鼓励招商引资,2013年,吴学占承诺在那建三层标准化厂房,给镇上带来三个项目,第一层搞个车队维修,第二、三层搞纺织,当时他们认为,这一块地能带来三个小项目,还可以节省大量土地,就把这块地以工业用地性质划拨给了吴学占。武德明说,“这也不算公开招标,就是划拨的,他没有花钱。”
    这块空地后来被吴学占建成一个商业用地性质的私人加油站。起诉书显示,这个加油站属于违规建设项目。
    武德明说,从吴学占被抓至今,东昌府公安、检察机关多次找他,“如果最终定罪说我是他的保护伞,我认罪服法。”


冰点还原精灵官方网站
 

发帖
5636
积分
32718
贡献值
784
都币
0
在线时长: 527小时
注册时间: 2008-07-16
我的老家
大树乡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4-12
不可思议吧……

发帖
1191
积分
849003
贡献值
15
都币
16
在线时长: 180小时
注册时间: 2012-08-22
我的老家
大沙镇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4-13
有啥不可思议的。记者搞的没见过世面似的。刚出生的婴儿坐车收全票可以思议?切

来自:都昌在线Android客户端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