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64阅读
  • 6回复

吾爱吾庐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6170
积分
199235
贡献值
8169
都币
0
在线时长: 1587小时
注册时间: 2008-10-17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 本帖被 好好活着 执行置顶操作(2017-12-06) —

  在寒暑易节的淬砺,与尘世风霜的洗礼中,我的这幢老屋,自民国34年矗立在这块宅基地上起,至今己见证了整整72个岁月春秋。


  而我如今依然蛰居在它的怀抱里,于是总有一种别样的,弥久还新的依恋情怀。因为它曾栖息、寄寓了四代人在其间的休养生息;承载了这个大家庭沧桑变迁的记忆,亦是我这个大家庭前后半个多世纪的生活缩影。


  祖母在世时,总会不厌其烦地给晚辈絮絮叨叨地讲那些陈年往事,祖母说:“她19岁守寡带大我父亲吃了不少苦,中年以后的志向便是要建造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解放前建造房屋比现在要艰难得多,我家少劳力,又缺钱,多须求助乡邻的人手。”这其中经历许多人事丛脞的过程,由于祖母的坚心砺志和相与为命,年纪尚轻的我父亲,在极其艰难的境况中,竖起了她们心中的第一座人生丰碑——这栋房子。祖母谈及此事时脸上总呈现出难于言尽的苦楚与感谓。我从祖母的神情中,仿佛看到旧时代一位孀居的妇道人家,在凄风苦雨中蹀躞前行的身影。


  祖母说起建这老屋的往事,总有无尽的伤感,乡间原说,一喜压三灾,可在老屋建造的前后三个月中,我的两位哥哥先后夭折了。听祖母说,这位二哥才6岁,却极为聪明伶俐,很得大人的宠爱,他死于狂犬病。为此,我祖母、母亲,数日不进米水,可见精神创伤之深,三哥也有几个月大,突然得病,亦不治身亡。


  这些在祖母后来的记忆中留下了难以痊愈的伤痛。


  人说盛衰消长,祸福相倚,这也是自然世界的必然规律。老屋也曾迎来过它很欣慰的时光。老屋盖起的第二年,〔1946年〕大哥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县立中学,那时叫“任远中学”。这是全县唯一的一所初中,故引起乡间读书人的羡慕。同时,父亲也被乡公所任命为一保之长(大概相当于现在的村委会书记),无论怎么说,老屋由阴转晴了。


  后来几十年间,年年加口添丁,以至繁衍到五代同堂,祖母有人称太婆了。三十几个人的大家庭其乐融融。总记得六十年代的夏天的傍晚,祖母端来一钵破米粥、红豆煎饼、新鲜的豆荚、黄花菜、黄瓜、辣椒,一家大大小小围桌而餐,碗碟叮叮当当,笑声喧哗,这便是农家人的天伦之乐呵!


  晚上,老屋前面的场地上有老太太们摇着蒲扇,跟我的祖母唠叨那仿佛总讲不完的陈年轶闻。而我却仰望着星空、皓月;听着从前面稻田里传来的悠然的蛙鸣,于是便有了许多童年的遐想。


  夏天,老屋院子里的角落里丝瓜藤,一直向屋顶上蔓延、金黄色的小花烂然可爱,知了便躲在浓荫里浅唱低吟。冬天的早晨,一起来,大雪初霁,老屋的屋檐下挂着亮晶晶的冰棱儿,暖和的阳光经院子里的积雪映照在厅间,老屋便显得异样的温馨、亮堂,它给了我童年时代无限的欢欣与快乐。


  每年正月初一晚辈们都首先来拜老祖母的年,晚辈们长长短短挤满了一屋子,这是祖母最开心快慰的时光,祖母脸上满溢溢的都是惬意的笑容,二侄吹得一手好笛子,外甥女国珍嗓音清脆甜美,于是“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在笛子的伴奏下飞扬起轻快而优美的旋律,歌声、欢笑声将屋子鼓得满满匝匝,老屋也仿佛焕发出年轻的光彩。


  老屋像是一本褪了色的旧书,他斑斑渍渍记录了岁月的春夏秋冬;人世的深深浅浅。


  1975年父亲终于从这老屋里走出去了;1983年祖母又从老屋里远行了,有时从外回到家中,空落落的,一束傍晚的阳光从西边屋檐的缝隙里照射在灵堂祖母的遗像上,宛若她脸上泛出惨淡的笑容。老屋此时却呈现一种凄清的气氛,让人黯然神伤。这一幕,也深刻地记录在老屋岁月的褶皱里。光阴邅递,一晃又过去许多年了,当年的大家庭已分解成若干个小家庭,后辈中有的在村里盖了新房,有的在城里落了户,只有老屋依然静静地站立在原处。


  前两年,我的后辈有想拆这房子,盖一栋新房的念头,被我劝止了。我说,这老屋的骨骼依然雄健,形容依旧俊朗,留着它是一种对往昔时光的美好记忆;是岁月枯荣的见证,虽然在周遭逼仄、傲岸四围的高楼群落中,它却能卓尔不群地固守着一份清贫、淡泊、自尊乃至挚着。它是倦儿返家后心灵的栖息之所;它犹如燕子在经历了风雨后的归巢;它宛若小船在海浪中颠簸后回泊的港湾。因了这心愿,近十余年来,将老屋按我的审美观,零零碎碎地,一点一点地打理、一处一处地修葺,它终于集腋成裘,了却了我所希冀的——应有点古香古色,又不失典雅、温馨之貌的这一心愿。它采光充裕,冬暖夏凉。也许于一般世俗中的人,谁还抱残守缺,早将它推倒重建了。其实,曾有哲人说过,美是可以超越时间的,只要你具有审美的眼光。老房子尽管己失去它往日风光,甚至已呈现出某种颓乏之状,而它的审美内涵却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将由当年的一个视点——新颖、亮丽、堂皇,转换到另一个视点——古朴、庄重、典雅。古亭,因缺角而还彰其美;古塔,因倾斜而还显其美;维纳斯因断臂亦不失阿娜之姿;郑板桥糊旧窗棂以采竹影;沈三白织栏栅而得园趣,皆因从陈旧、残缺中发现了审美的潜在意象。老房子因了时代更迭,岁月风尘的积淀与淘濯,使其古朴、典雅的潜在美,凸现出来。让人在旧的色彩中看到了沧桑岁月的影子,它会予人以许多想象空间。每个季节里,在院的角角落落,种些花花草草,藤藤蔓蔓,因此,月月都有花开花落,让老屋的小院缀满了新的生机。


  于是,老屋飨予我种种愉悦和享受,一个人呆在家的时候,泡一杯茶,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日子的宁静和对世道的独悟,在心灵深处泛起一缕缕涟漪。看看天上的云卷云舒,地下的蚁国升平,听听院外竹园里鸟的啁啾,一如岁月的悠长与静好。


  有时,操一把二胡,任“化蝶”诉说着这旷古绝唱的幽怨。


  有时,于旧窗的灯光下翻阅一本线装旧籍,让我徜徉于历史的烟云中。


  春夏之际,在老屋后面一畦菜园里播下种子,秋天你会发现绿色就会在这里慢慢诞生,它生生不已滋润着老屋的年轮。


  韶华荏苒,匆匆带走了童年的无忧无虑,也带走青年时代,理想枝头那曾经短暂的欢愉,大多的却是人生苦涩与无奈。置身于这杂沓纷繁的尘世,总有许多无法把握的缘份;总有你无法留住的风景。在世道上一路风尘,一路跋涉,似乎已遥遥望见远处人生的终点站,这时多么需要一处庭院来栖息这疲倦的灵魂……亦多么希冀当年的一脉淡淡的书香,能于此间绵远久恒。


  “老屋久欹侧,随宜聊柱撑,……世间虚幻相,聚散本无情。”这是古诗中有关对老屋怀旧的咏叹调。夏日的午后,兀自倦倚在硕大桂花树蔽阴下的藤椅上,浅浅的睡意漫过来,有时闭上眼,耳边还响起当年祖母在老屋纺棉线的哞…哞…哞,绵长而又单调的声音,眼前也还会幻出萤萤如豆的一盏菜油灯下,父亲的长烟管里冒出一圈圈烟雾。凝视久了,灯火在摇曳中便迭化出许多蒙蒙眬眬的往昔故事。这时,仿佛当年祖母、父亲在世时一家人的生活情景历历在目,似乎仍置身于老屋当年热烈的气场中。


  在寂寞的日子里,间或有朋友来坐坐,看看我的这旧宅,喝喝茶,聊聊世相,也谈谈艺术,于是不亦乐乎。因有了种种的佳趣,也因有了于这婆娑世界中的,种种人生况味蕴藉其间。


  日子象浅浅的溪水,慢慢地流淌,我亦将陪伴着我的旧庐一直漂泊到天荒地老。(巢 立)
1条评分积分+63
好好活着 积分 +63 巢 立老师,文学功底深厚,学习了!! 12-06
intermapper中文官方网站
 

发帖
17421
积分
314997
贡献值
584
都币
12
在线时长: 4817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0-29
我的老家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2-06
巢 立老师,文学功底深厚!

慢慢欣赏,认真品读巢老师的美文,如饮一杯酽酒,绵远悠长!!



发帖
3764
积分
72999
贡献值
38
都币
40
在线时长: 80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12-07
我的老家
多宝乡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12-06
属于眼光与智慧独到之人!赞!

发帖
399
积分
428
贡献值
7
都币
0
在线时长: 192小时
注册时间: 2016-08-17
我的老家
鸣山乡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12-07
在均贫的年代快乐更多点,而今因为有比较才姓福的少

发帖
549
积分
1832
贡献值
84
都币
0
在线时长: 2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07-27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地下室  发表于: 12-07
属于眼光与智慧独到之人!赞!

发帖
737
积分
26136
贡献值
457
都币
0
在线时长: 13小时
注册时间: 2016-04-05
我的老家
鸣山乡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12-08
好文章。多嚼嚼,有味

来自:都昌在线Android客户端


发帖
549
积分
1832
贡献值
84
都币
0
在线时长: 2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07-27
我的老家
县城(都昌镇)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12-08
巢 立老师,文学功底深厚!

慢慢欣赏,认真品读巢老师的美文,如饮一杯酽酒,绵远悠长!!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